冰雪

【相声】我给饰长当保安_a

2020-01-16 13:07: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甲:没干啥,在家猫着。

乙:在家猫着?你也猫得住?现在是创客时代,你可别浪费了宝贵的机会。

甲:我没脸出门啊!

乙:怎么了?

甲:(欲言又止)

乙:莫非有什么难言之忍?今天来了,丑媳妇也得见公婆,跟大家说说,自己心里畅快,大家也会原谅你。

甲:(欲言又止)

乙:别扭扭捏捏啦!说呀,我们大家给你排忧解难。

甲:我走了弯路。

乙:走了弯路?现在高铁线路都笔直了,中国支线客机都上天了,打的是北斗导航了,坐邮轮是“辽宁舰”护航了,高速公路节假日不收费了……你是怎走弯路的?

甲:唉,我不是给市长当保安了嘛!

乙:当保安?好啊!我骄傲(模仿春晚小品演员孙涛的山东腔说)!哎,不对呀,市长身边的不是贴身保镖、就是私人秘书,没有保安吧?

甲:我是在市门卫那里当保安。

乙:啊,那也不错呀!我骄傲!——我想当都没当上。

甲:你那个身条、体型、年龄,不适合做保安……

乙:那适合做什么?

甲:做保洁。

乙:咳!喂,你做保安的那个市,是哪个市呀?北京市?深圳市?广州市还是兰州市?沈阳市还是绵阳市?海口市还是海城市?三亚市还是三沙市?宜宾市还是宜春市?常州市还是常德市?长春市还是伊春市?琼海市还是北海市?阆中市还是台中市?西宁市还是南宁市?大庆市还是肇庆市?(语速快但口齿清)

甲:都不是。

乙:那是什么级别的市?国家省级直辖市?还是副省级市?地级市?还是县级市?还是超市?

甲:是副镇级市。

乙:我国有副镇级市吗?没听说过。

甲:我做保安的那个市确实是副镇级市。

乙:市名?

甲:搂搂篓漏市……

乙:有四个字的市吗?

甲:有啊,乌鲁木齐市,呼和浩特市、克拉玛依市、鄂尔多斯市……

乙:你这是什么市?再说一遍,我刚才没听清……

甲:(向观众)典型提前衰老的症状:眼花、耳聋……

乙:你才眼花、耳聋呢。说一遍吧。

甲:搂楼篓漏(lōu、lóu、lǒu]、lòu。即lou拼音的四声)

乙:有这个市吗?

甲:我还没说完呢。

乙:那你说完,我听着。

甲:全称是搂楼篓漏镇“搂楼篓漏饰乡”。

乙:怎么这么拗口呢?

甲:是搂楼篓漏镇下面的一个乡,叫“搂楼篓漏饰乡”。饰,是首饰的飾,不是城市的市。说了你也不懂。

乙:咳,不纠结了。继续往下说你的保安故事吧。(向观众,原来就是一个乡,可真是“副镇级”市!)

甲:你想,一个乡门口的保安能有多少事啊,可这样悠闲舒服的日子没多久,中央指示反“”……

乙:哪“”?

甲:什么反对、享乐主义、官僚主义、还有什么、什么……

乙:奢靡之风!

甲:对了,对了!这你都知道,你太有才了!

乙:乡干部反“”与你有什么关系呀?

甲:不让摆谱了、不让摆阔了,我也就不能那么悠闲了,结果就把我给减员了……

乙:那你怎么办呢?

甲:有一天娄乡长对我说……

乙:你们乡长姓什么?

甲:姓娄。

乙:那你们500年前不是一家么?

甲:咳,你忘了,我姓的是楼房的楼,这个乡长姓的是娄山关的娄。是一个音,却不是一个字。但因为是一个读音,所以还是挺亲切,我才跟上了他,走了弯路……

乙:你怎么跟的?

甲:有一天,娄乡长对我说:“小楼,乡不设保安了,我家也需要安保,你到我那里当保安吧。”

乙:这个娄乡长私人还雇保安?

甲:就是当他私人别墅的看守。他跟我说(甲模仿电视剧中黑社会黑老大的样子和口吻说):“以后只要你踏踏实实跟着我干,保你吃香的、喝辣的,走在街上人家都会害怕的……”

乙:这不是电视剧中的黑老大嘛!

甲:他本来就是黑社会的。

乙:你怎么知道?

甲:我后来知道的。

乙:于是,你就去给这个黑乡长看别墅去了?

甲:不然,给你看大门也行。

乙:我才不用你呢。——这个乡长挺能搂财的,还有自己的别墅!

甲:还不止一栋。

乙:你看到了?

甲:我坐上娄乡长的奔驰,沿着一条乡间公路往前奔驰……真是如人们常说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哪里是什么乡长的公寓,就是帝王宅、宰相府啊!

乙:你可开了眼界了!

甲:这是一条狭长的山谷,公路一边是一条黑水河,另一边靠山就是一排漂亮的别墅……

乙:等等,怎么是黑水河?

甲:这条河原来叫清水河,后来沿着河边开矿、办厂,就叫黑水河了。

乙:污染多严重!乡长、乡长,一乡之长,这个娄乡长怎么不管管?

甲:这些矿厂都是娄乡长的。

乙:那环保部门也不下来看看?

甲:刚到山垭口就被赶回去了。

乙:谁这么大胆子,敢干扰公家执法?

甲:娄乡长。

乙:真是一方地头蛇、土霸王啊!

甲:沿路一片荒凉景象。黑水河都看不到鱼虾了,两岸的土地都不长庄稼了,草都不发芽了,树也不开花了,沿路也看不到几户人家了。

乙:那人家都到哪儿去了?

甲:水污染了,草打蔫了,老鼠都跑远了,人再不走也活不了几年了……

乙:造孽呀!

甲:还有几户。听见汽车声,两个衣衫褴褛、手拄树棍(甲模仿那两个病弱村民观望公路上汽车开过的样子)的村民朝我们这边张望。

乙:这两个村民怎么这个样子?

甲:这些乡民在娄乡长的矿厂里打工,得了矽肺病;再加上含铅、含汞的空气和水中毒,就病成了这个样子。

乙:嗐,可怜啊!那对面娄乡长的别墅怎么生活?

甲:娄乡长和他的“金陵16钗”的饮用水都是外面运进来的。

乙:你们娄乡长还有“金陵16钗”?怎么回事?

甲:“金陵16钗”是娄乡长包养的16个情妇。

乙:比电影《金陵十三钗》还多仨!你都认识吗?

甲:上班的那天晚上娄乡长给十六钗开会,我都见到了。熟悉的只有一人。

乙:那是谁?

甲:没看清。

乙:废话!

甲:我们的车就这样走着,一边是荒凉寂寥的山村、粉尘弥漫的矿厂,一边是整齐豪华的别墅。别墅群刚过,车子到了一个集市,车子停了,娄乡长和我走下车。这时从对面走来两个梳着平头,穿着黑衣服,戴着墨镜的人。

乙:这两人是什么人?深山里的城管?

甲:什么呀,是娄乡长的马仔。这两人走到娄乡长面前。娄乡长问:“活儿干完了么?”那两人其中之一答道:“干完了。”

乙:“什么活儿?”

甲:就是收保护费。另外一人补充说:“活儿干完是干完了,就是有点起毛……”

乙:什么是起毛呀?

甲:就是收保护费的时候,有的实在拿不出,恳求他们是不是能够延期交,或者少交一点。娄乡长听了,“嗯?”了一声,眼睛紧盯着那两个人。

乙:那两个人怎么说?

甲:那两个人之一赶忙说:“已经搞定了。”娄乡长听了吁了一口气。接着,娄乡长、我、和娄乡长的两个马仔向市场里面走去。我看见娄乡长买了一些鸡鸭鱼肉,每一次娄乡长都掏钱付款,可没有一家商户收钱,都给娄乡长推了回来。

乙:那是人家不敢收啊!

甲:我们回到车上,又驱车前行。在市场前面不远的一栋别墅前停了车。一个保安,就是一个看门人开了门,我们的车子开了进去。看门人把大门关上,赶忙跟在娄乡长后面,向别墅一层大厅走去。

乙: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嘛,怎么还有其他保安?

甲:我一个人哪能看得过来那么多栋别墅?别墅里都住着人,还有东西。

乙:都住着什么人?

甲:金陵十六钗呀!一栋住着一钗。这十六钗呀,有的是常住,有的每星期六、星期天来住,再就是节假日来住。

乙:她们来这里住干什么?娄乡长把别墅租给她们了?

甲: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她们都是娄乡长付费的佳丽呀,来陪娄乡长度夜!

乙:娄乡长真是风流鬼,艳福不浅呀!那娄乡长的家眷呢?

甲:在国外。

乙:真是在国内倒了我一个,国外享福一家人啊!有远见!

甲:眼馋了不是?那你也试试?

乙:不敢!不敢!使不得!试不得!

甲:进了别墅一楼大厅,我真开了眼界。

乙:不就是豪华装修嘛!

甲:你见过多豪华的厅堂都不能和娄乡长这别墅比,你没见过的……我说了你也想象不出来。

乙:看来我还是井底之蛙,孤陋寡闻了?

甲:就照那么说吧。走上二楼,一个靓丽女郎伫立楼梯口迎候娄乡长。她伸出玉臂,挽着娄乡长的胳膊,袅袅婷婷、眼睛放电、走着猫步……

乙:你就别形容了,你就说她沉鱼落雁、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绝代佳人不就行了!

甲:没那么简单……

乙:那她是什么人?有什么背景?是什么身份?无非像某些女星一样摒弃高贵的血统、显赫的地位、响亮的名声下陪娄乡长而已。

甲:这个娄乡长的情人是小二、小三、小四,或小几我就不知道了。其实背景、身份也不重要,人家娄乡长讲的是实际,要的是实惠。

乙:臭男人都这样!

甲:(唱京剧《沙家浜》选段:“这个女人啊——不寻常——”)

乙:别唱了,别卖关子了,往下说!

甲:这个女人在现在黑水河娄乡长别墅群十六钗里排第一,最得宠,还替娄乡长管理那十五钗。

乙:那十五钗还需要管理?

甲:是呀。谁有事请假,谁来了生理现象,都要告诉这十六钗里的第一钗。发钱、赏钱、罚钱也都由这第一钗执行。

乙:她是班长?是二当家的?

甲:差不多。

乙:那你可别得罪这第一钗啊!

甲:当然,我不像你那么傻。

乙:嗐,这与我挨得着嘛!

甲:二楼有卧室、浴室、娱乐室、更衣室、健身房。

乙:你都去了?

甲:不敢去。三楼是陈列室……

乙:都陈列什么?家谱?荣誉证书?

甲:都不是,是名人字画,文物古玩,奇石玉器。有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范曾的字画,有商周青铜鼎、唐三彩瓷器、鸡血石、和田玉,还有赵匡胤的尿壶、朱元璋的笔筒、慈禧的袜子……

乙:嗐,你别说,这娄乡长收藏的还挺全!

甲:我仔细看了看,没有你的东西。

乙:我才不稀罕让你们娄乡长陈列呢。这些东西娄乡长是怎么得到的?

甲:咱们不少人都有一个劣根性:溜须人、阿谀人、奉承人、巴结人,尤其是有事求人的时候。娄乡长陈列室这些东西就是这类人投其所好贡奉的、呈送的,有的是惧于娄乡长 低价卖给娄乡长的,有的是娄乡长高价卖掉赝品然后买进真品。有的是娄乡长用贪污受贿的钱在古玩市场淘的。就连那些美女,有的也是别人赠送的、转让的。

乙:这个娄乡长真是来者不拒,金钱贿赂、文物贿赂、性贿赂,他都占全了!喂,你在娄乡长那里干了多久?

甲:反正活儿也不累,不就是给娄乡长其中一栋别墅看大门嘛,打扫打扫院子。我倒想干得时间长些……

乙:那你干了多长时间?一年?

甲:没有那么长。

乙:一个月?

甲:没有那么长。

乙:一星期?

甲:没有那么长。

乙:那是?

甲:一天。

乙:一天?

甲:头一天是看,交代工作责任,不算正式的。第二天我就去上班了。就干了这一天。

乙: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太任性了,娄乡长嫌你懒?还是你偷了宝贝,娄乡长辞了你?还是你老盯着第一钗的脸蛋儿和身条看,娄乡长废了你?

甲:才不是呢。上班之后的第二天我肚子疼,没有去。第三天我去了,门口有警察,我进不去了。

乙:又是怎么回事?娄乡长犯事了?

甲:是的。

乙: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立刻全报。娄乡长被了?

甲:比那严重。县纪委县公安根据群众、被害人、知情人的举报,秘密地早就调查、侦查清楚了,批捕娄乡长,查封家产。

乙:那你就应该协助县纪委、县公安的调查,检举揭发你知道的娄乡长的违法犯罪,这对你有好处。迷途知返、浪子回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你解脱了,今后咱俩还说相声……

甲:什么乱七八槽的。上面我知道的那些事我一五一十都说清楚了。娄乡长鱼肉乡里、组织黑社会、欺行霸市、买官卖官、暴力抗法、淫乱妇女、贪污受贿、严重污染环境,罪恶累累,民愤极大,检举揭发的人很多,室每天排长队。

乙:罪有应得。

甲:我知道的有一个人比我检举揭发得多……

乙:她是谁?

甲:就是十六钗的一个女子。

乙:她检举揭发娄恶棍什么?

甲:她进了娄乡长黑水河别墅群十六钗行列,是由于轻信而上当受骗的。她揭露了娄乡长和第一钗骗淫、虐待众多良家女子的内幕;还提供了镇、县某些官员与娄乡长权权交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线索。我由监视居住和后来解除监视居住也都亏了她,她和我老婆联名为我担保。

乙:她是谁?

甲:她就是前面我说的没看清的那十六钗的一个钗……

乙:她到底是谁呀?后来看清了吗?

甲:当她到拘留所看望我,喊“哥”的时候,我看清了。

乙:她到底是谁呀?

甲:是我表妹。

乙:嗐!

共 47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这段相声以循序渐进的叙述手法,人物、情节布局合理,节奏紧凑,环环相扣,主题清晰,采取聊天、话家常的表现形式,充分运用相声语言口语话的特色,故事表现得特别突出,通俗易懂,内涵丰富,穿插“贯口”,于平淡中显出神奇,更附和了当今社会反响强烈的农村贪腐与乡匪村霸,农村“苍蝇式腐败”,村干部一手遮天的身边的贪腐歪风盛行,这些“村霸”目无法纪,有的暴力抗法、煽动滋事,有的强拿强要、欺行霸市,有的横行乡里、残害无辜,还有的倚财仗势、操纵选举,至于截留村民的“救命钱”之类的事情,更是常见。让人担忧的是,在一些地方,“村霸”已成为村干部的代名词,有的村干部自身便成了与群众对立的“村霸”,还有些村干部当起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代言人”。毋庸讳言,这样的“村霸”,似乎并未绝迹。比诸“大老虎”,他们顶多算只“苍蝇”,但破坏力极强、影响极坏,严重啃食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村霸”为害乡里,对农民群众的伤害,对党和形象的杀伤力,不可低估。随着反腐败斗争的持续深入推进,解决老百姓深恶痛绝的“蝇贪”,刻不容缓。感谢作者为我们带来的这篇极具现实警醒意义的辛辣的相声作品。推荐赏阅。【编辑:文阁书痴】

1 楼 文友: 2017-0 -20 11:0 :15 现实焦点,热点关注,诚谢guotia 老师赐稿江山,祝福老师春安,期待您的更多精彩呈现。 指下生花,心上无痕!

小孩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下肢静脉血栓的症状
降脂减肥药物
藤黄健骨丸什么牌子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