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陈独秀老渔阳里再次被捕出了研究室就入监狱

2019-09-11 14:37: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922年8月9日上午,老渔阳里2号闯进几个不速之客,这些人看上是有备而来。领头的那个,是法总巡捕房特别机关西探目长西戴纳,紧随其后的是督察员黄金荣,后面又尾随着探子程子卿、李友生等人。屋内的陈独秀显然是措手不及,穿着短裤短衫迎着这几个人。距离上回巡捕房 光临 才过去大半年光景,富有阅历的陈独秀自然看得清这些人此行意欲何为,他已知此回法界 鹰犬 上门肯定又是凶多吉少。这时候,包探曹义卿走到西戴纳、黄金荣面前,低声指称这一中年男子 就是陈独秀。

老渔阳里2号又起风波

西戴纳、黄金荣这回来到老渔阳里2号,显然是之前得了风声,因此,显得格外 理直气壮 。黄金荣于是请陈独秀走一趟,理由是探听到此处私藏违禁书籍。上次被拘已经令陈独秀颇为恼怒,今个又来闹腾,自然让他更为不满,怒斥对方怎么又来抓人。黄金荣等人倒也是不依不饶,借着奉命行事的名义,令陈独秀不容置辩。因此,陈独秀连同在老渔阳里2号内抄查出的《新青年》等书刊,一同被带至上海卢家湾总巡捕房。

1922年8月11日,陈独秀被带至法公堂进行预审。法国探长声明此次拘捕陈独秀的理由乃是接到探报,得知陈独秀家藏有违禁书籍,都是些鼓吹过激主义的书刊报纸,数量种类不少。

此番替陈独秀辩护的是前一年给陈独秀辩护的巴和律师的帮办 博勒律师。博勒律师称巡捕房所说陈独秀私藏违禁书籍和过激书刊,尚未得到研究,因此请法官延期审讯。博勒答辩之后,法、中会审法官商议,同意博勒的意见,当庭宣布陈独秀仍拘留在押,待7天后复审。

各方相助再获自由

陈独秀 出事 之后,其夫人高君曼及陈独秀的挚友们,四出营救。北京方面,有少年中国学会自治同志会、新中国学会、改造同盟、非宗教大同盟、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等十团体,发表营救宣言。此外,蔡和森、李石曾等亦联名致电法领事,并面访法公使询问,务使嫌疑冰释,恢复陈独秀之自由。

胡适在8月16日得知陈独秀被捕后,也竭尽全力地为老朋友的自由而奔走。他先是致函哥伦比亚大学校友,时任外交总长顾维钧,力陈法国人近年做的事,实在大伤中国青年的感情。并请顾维钧转话给法国公使,不要倒行逆施惹出思想界 排法 的感情。为了避免政府的误解,胡适解释他为陈独秀出力的原因时说: 我并不是为陈独秀一个人的事乞援:他曾三次入狱,不是怕坐监的人,不过一来为言论自由计,二来为中法两国国民情感计。

此外,胡适又找到蔡元培,恳请后者和法使约谈一次。蔡元培自然也是毫不含糊,随后即面质法国大使,请其转令驻沪领事释放陈独秀。舆论界此时亦有委婉批评法界所为,如《晨报》就有评论,认为 陈独秀著作中对共产主义谈及甚多,但他认为中国目下的情形,还没有到实行共产主义的时期,实与鼓吹共产者不同。 来自外界的种种营救努力,为陈独秀重获自由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一张尴尬恼人的收条

1922年8月18日,会审公堂第二次开审。法国探长在公堂上将上回捕陈理由的话重复了一遍。博勒律师对此已有准备,指出所搜之物 不能认为充分证据 ,而且 法兰西与中华民国,同为共和国,言论自由,思想自由,载诸宪章约法 。何况陈独秀乃是一学者,从事社会学研究,怎可能不搜罗书报用以钻研。巡捕房称陈独秀是共产党, 然被告并无共产党之事, 收藏新青年书籍底稿,并无违犯章程。尚有各种往来信札,亦无鼓吹共产党行为 。而巡捕房讲陈独秀宣传过激,陈独秀家中确实有《新青年》杂志,但他家仅有此书,并无印刷设备,因此也不违背法租界条例。

然而,此时法副领事突然拿出一张条子扬了扬,质问这一在陈独秀宅邸搜出的4万元收条是怎么一回事。针对这一诘问,博勒给予有力回应,以该款是广东政府用做教育事业,因陈独秀原是广东省教育委员会委员长,自然要经手拨给学校。后来这张收条因广州战乱,写好后却没有寄出,也未毁掉。谁料竟以这种方式被举于公堂,令陈独秀殊为恼恨。

控辩之后,法会审官商议,最终判罚陈独秀400大洋,由保人保出,所抄书籍,一律销毁。下午五时后,即有汽车数辆,停于捕房之前,在此等候的陈独秀挚友多人,纷纷与其握手慰藉。其中还有两三个从莫斯科留学回来的青年团员, 在欢迎陈独秀出来的时候,还曾用俄语唱了国际歌 。

陈独秀回到老渔阳里2号家中时,李大钊已在此等候,正准备商量之后的国共合作事宜。两人见面分外高兴,李大钊更笑谓陈独秀是: 真的出了研究室就入监狱了。

然而,经历了第二次被捕之后,出于安全考虑,党中央机关和陈独秀不得不从老渔阳里2号搬出而移至他处了。

原标题:陈独秀老渔阳里再次被捕 出了研究室就入监狱

心肌梗塞治疗治疗
宝宝感冒咳嗽怎么办
孩子咳嗽发烧
新生儿黄疸的原因与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