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圣脉第一百五十九章张神算

2020-01-24 16:47: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脉 第一百五十九章 张神算

“吗蛋的,叶左这是在暗算我啊。我不去都不成的。这个阴人!”叶君天小声骂道。

“可不是嘛,表面上饶了你20棍。其实,四马山的任务比20棍狠得多。君兄,我这里还有200点。咱们去药堂换些避毒的血丹给你带上。到时,也能预防一下。”叶振说道。

“不必了,你赚点功劳值也不容易。如果连四马山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我也没脸再继续呆在这候爷府。有人要我命,有人要看我笑话,我倒要干些事让他们瞧瞧。”叶君天冷笑道。

“叶振,你跟一个死人唠叨什么?”这时,一道嚣张的声音喊了过来。叶君天一扫,貌似是个很面嫩少年。长相跟叶振有着二分相似。此人是叶振的堂弟叶象。

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候爷的孙子。只不过叶振前面还得加上一个‘私’字罢了。一字之差,身份地位跟福利天差地别。

“死人,谁死了?”叶振哼道。

“不是站你身边那个叫叶君天的乡下仔吗?”叶象一脸不屑呶了呶嘴。

“阁下,我一个大活人就站在这里。你居然讲我死了,你这可是在隐喻候爷府是个大坟墓。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叶君天哼道。

“看到没‘象少’,这小子还没成为正式弟子都如此的嚣张了。咱们上去教训他一顿,让他好好长长记性。”叶象旁边一个大块头的少年说道。

“那家伙叫叶包,就是去四马山赚点数最后中毒的倒霉蛋。现在赔得裤子都没了,整天跟在叶象后边就想捞点功劳值换些修炼资源。”叶振小声说道。

“呵呵,不必了。”想不到叶象居然摆了摆手,一脸怜悯的看着叶君天。

“象少还真是仁慈。”叶包一脸谄媚样子,端的就是个马屁精。

“不不不,你错了叶包。你想啊,跟一个死人有何计较的?”叶象笑了,笑得很开心。

“哈哈哈,象少讲得太对了。太对了。没错。咱们是什么人,跟一个死人计较,掉份。”叶包配合着笑了。

“还不去完成任务,你只有三天时间。”这时。叶番板着个脸讲完后大步而去。

“有人仅有三天可活了,滚吧。好好的去死吧。明年这个时候,如果赚到了功劳值,我们捐两个花圈吧。”叶象两人幸哉乐祸的大笑开了。

“哼。你们在这里啰哩叭嗦的想干嘛。滚!”这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百米外一座假山里走出了一个面相刚毅的少年。

少年额角很高,看上去就十五六岁光景。不过,表情非常的淡漠。好像这里的一切都不在他眼中似的。

太它吗滴高调了。叶君天感知线一探,心里也暗暗吃惊。因为。这家伙居然是地武一品境强者。如此面嫩居然地武一品了,这天份,叶君天不由得在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候爷府。还真是天才林立啊。刚见到一个叶振就相当吃惊的了,想不到现在又冒出一个更天才的。要在这天才林立之地混下去,还真是不容易了。

“叶光辉,你就是再天才也变不成候爷府的谪亲子孙。”叶象盯着他。

“是么,咱们到候爷面前亮一亮,看看候爷喜欢谁?”叶光辉冷笑道,居然,丝毫不怕候爷的谪亲孙子。这也许就是天才的霸气吧。

叶象一下子好像给戳破了的皮球,泄气了。

“你,总有一天。”叶象丢下一句场面话带着叶包溜了。

“还不快滚!”叶光辉还真是霸道,一拳破空而来。

一股可怕的淡黄色血罡蛮横击而来。好像一辆失控的卡车似的横撞而来,叶君天跟叶振赶紧闪避,不过,还是给一道大力撞击得摔在了十几米开外差点玩了个狗啃泥。

叶君天豁然跳起就要出拳。

“不服是不是,再吃我一拳。”叶光辉又要出拳。

“我们马上走,别打了。”叶振赶紧一扯叶君天两人到了外边。

“那家伙太霸道了,这里是候爷府。大家都是叶姓弟子,怎么说打就打?一点情面没有,太嚣张了。”叶君天有些愤然。

“没用,候爷只喜欢强者。刚才你也看到了,叶光辉只是下边支脉来的叶氏族人,跟你一样。

但是,叶光辉是天才中的天才,候爷府六大天才之一,年仅16岁就突破到了地武一品境。

深得候爷喜爱。在候爷面前,就是他谪亲的孙子叶象的地位都不如叶光辉。

不然,叶象才不会吃这个亏的。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叶光辉的确天才。

而且,此人感应灵敏。出任务时找的都是100点的高级任务。

赚的功劳值也不少。不过,那家伙花销也大。去换的全是高阶功法,高阶丹药,高阶兵具等。

一身装备可不简单,有人推测过。叶光辉一身装备下来不下二百万的下品血晶币。”叶振摇了摇头。

“二百万,身家的确丰硕。”叶君天都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过,叶君天并没有气馁。挑战性越高,越能激发自己的修炼**。

当然,叶君天也清醒的认识到。自己想在候爷府崭露头角,这六大惊才艳艳的天才就是最大的拦路虎。想成功进入五大学院深造,肯定得搬开这六块拌脚石。

十六岁就突破到地武一品境,那是比叶君天更天才之辈,任重而道远啊。

出了候爷府刚拐了一个弯儿居然又碰上了张神算。那老头子老远就喊道,“小伙子,我的卦象是不是很灵光?”

“灵个屁,本少差点给你直接害死。”叶君天没好气的哼道。

“不会吧,刚才见你进了候爷府,是不是筹到了门通费。这事儿肯定跟我的卦象有关系。不过,你是怎么在九神葬赚到晶币的,这个,我倒是相当的有兴趣。”张神算有些昏花的老眼睁开了。

“是有关系,不过,差点没命也是真的。只不过本少遇到了贵人相助。”叶君天说着,转尔笑道。“今天我又接了一任务。你给卜上一卦看看。”

当然,叶君天也是抱着戏耍的心理。这厮才不相信这世道上的神棍还真有本事。

“好嘞,不过,前次你帮了我。所以不收费。这次嘛,情况不一样了。”张神算一脸笑眯眯的。完全一幅财迷相。

“啰嗦什么,少不了你的。”叶君天说道。

“卜卦前得跟你提个醒儿,我张神算卜卦可是不便宜。”张神算貌似好心。

“一卦多少?”叶君天是从鼻腔里哼出来的。心里觉得好笑。

就你这路边摆个小摊能有多高的收费。跟那些有着正式门面儿的大神棍相比差得远了。一卦能落下个三四枚的下品血晶币顶天了。因为,人家看场病的门诊费也不过这费用。

“100枚下品血晶币。”张神算说道。

“你穷疯了是不是?怎么不去抢钱庄去?”叶君天一愣。差点给气歪了鼻子。

他瞪了张神算一眼,又道,“你想讹我是不是?信不信小爷我抄了你这破摊位。”

“我这是明码标价。你看看桌上的牌子。你去打听一下周遭邻居,是不是这个价儿。有一次候爷府某贵人来卜卦。当时那事儿有些复杂。结果,我赚了一千枚。”张神算指头往下一点,叶君天这时才发现。这家伙的桌上居然还搁着一张小木牌子。上书——一卦100枚下品血晶币。

只不过所谓的明码标价的木牌子的确太小了,就二指宽。不小心的话绝对会给忽略过去的。这可是有欺骗消费者的嫌疑。可惜的是这里没有315。

事先张神算肯定是不会讲费用的,到时人家卜完卦象后再亮出这牌子来,摆明了就是敲诈嘛。

只不过叶君天心里相当的疑惑,张神算一个普通老头。没有任何身手,在赵国这个武者比狗还多的地方怎么能生存下去,要是欺骗别人的话这摊位怕不早给人抄了。

可是人家愣是在这里摆了不少年头了,难道这家伙背后有靠山?

还真有可能,这正是应了那句话,能在京城摆摊的没准儿都有皇亲国戚作靠山。

“你卜不卜?”张神算问道。

“卜,谁说不卜?不过,丑话讲在前头,如果你这次的卦象不灵,回来你这摊位可就保不住了。”叶君天哼哼。

“放心,包灵。”张神算一脸自信啊。

“好,这是一百枚。”叶君天肉痛的抛过去了一个小袋子。

“地点报上来。”张神算问道。

“西马山,听说有伙山贼,带头大哥叫王河……”叶君天说道。

“西马山,噢,明白了。不就是王河吗……”张神算嘴里唠叨着,二指在空中乱点着,好像神棍撒圣水架势。不久,老家伙拿出了六枚铜钱来。

铜钱脏乎乎的,色呈黑里麻溜的,几乎都看不出上面的花纹来了。

老家伙往铜钱上吹了一口气,尔后往地下一抛,卟卟几声,铜钱落地。其中五枚是正面朝天,仅有一枚是背面盖着的。

对于占卜之术因为叶君天前世研究过奇门遁甲之术,因此,对于这方面也有一些涉猎。

按华夏的占卜方式,铜钱变化的是六爻预测,以六枚铜钱来变化出阴阳之爻,从而组出一个卦象来,之后再进行解答。

再如龟壳来问卜的是根据上面的龟壳裂缝来读取相应的信息,从而作出判断与解释。但是都是万变不离其宗,也就是《易经》中的爻辞、爻象,不会偏离在八八六十四卦外,也不会脱离三百八十四爻中。

不过,张神算抛出来的铜钱阵叶君天却是看不懂。(未完待续。)

滕州妇幼保健院
宜章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东莞专门治妇科医院
榆林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潍坊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