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神灵诀 第五百六十四章 丈母娘想邀?

2020-01-17 01:55: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灵诀 第五百六十四章 丈母娘想邀?

宝丰部族使者被行刺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很多部族都知道了此事,于是传出了很多版本。

黄老怪在第一时间到来,他额头有冷汗,尽管是山神,此时却全然没有山神的气度,之前他还信誓旦旦保证,但是才转身间,就被狠狠打脸

“他娘的晦气,这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搞事情,山神的定会觉得我办事不利,我的威望也大幅度下降,可恨啊”他骂骂咧咧地走来,身后的守卫也是羞愧不已,一人道:“山神大人,那人竟然悄无声息出现,恐怕不是一般的强者”

黄老怪顿住脚步,瞪了那守卫一眼,那守卫自知此时不该推卸,便急忙跪伏请罪。

黄老怪则摇头道:“此时怪不得你们,还是我大意了,那人能在他二人手上脱逃,就绝不是一般人,我怀疑是那是旧族的手段。”

闻言,守卫们都面色难看,这些年和旧族明争暗斗,可是那些旧族就像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山神也只能安抚,如此才风平浪静。

黄老怪再次动起来,他第一时间冲进木名几人的院落中,此时天色明朗,阳光很是暖和,院落内孤狼和木名在对弈,木名是初学者,孤狼则是老手,所以即便是让了几子,也依然不是对手。

“又败了今日作罢”孤狼没了兴趣,不过却看着走进来的黄老怪,道:“辛苦了,这一夜劳烦你了着实过意不去,不知可否有兴致对弈一盘”

黄老怪脸色不安,哪里有下棋的心思,有些歉意道:“实在抱歉,那贼人行踪诡异,我搜索附近,却发现有山神之力的味道,是那贼人仓皇逃窜留下的,不过后来却再也捕捉不到任何消息了。”

孤狼摆手道:“神隐符,山神之力凝聚,加上五行力融合,的确是个棘手的遁术。”

说着看了木名一眼,眼中带着询问,好似在问有人居然动用这么奇特的手笔偷窥,也算一大奇闻了。

木名视而不见,也朝着黄老怪道:“山神辛苦了,此时就告一段落吧。”

黄老怪还以为木名觉得他办事不利,便急切道:“这如何使得,我定要抓住那贼人,给两位一个交代”

木名则道:“山神误会了,我想那人既然有如此来历,恐怕不是一般的小角色,山神如此追查,恐怕对你们部族不利,我们都没事,不烦就忘记这事吧。”

木名最后看着孤狼,一语双关

孤狼似未察觉,只道:“山神无需觉得什么,此时我和你们山神去说她不会责怪于你”

黄老怪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最后无奈点头,朝着二人恭敬道:“多谢,只是二位此后要多加小心,对了,我听闻一件古怪之事,我开始以为是此人,不过后来又否定了。”

木名心中一动,询问起来,黄老怪说道:“是这样,古府中有一个纨绔子弟连夜逃遁了,本来我也不觉什么,但是听闻是在此处有刺客之后,那人连夜被古族送出城去,而且一个护卫也不带,很是怪异”

“古族”孤狼眉毛一挑,黄老怪点头,“或许是我想多了,总是疑神疑鬼的。”

孤狼道:“此事你也不要和其他人提起,切记”

黄老怪一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便点头应下了。

不料,却在此时,一个守卫出现,朝着三人恭敬道:“山神大人,族长大人,古府递来请帖”

黄老怪露出忧虑之色,直接问道:“还说什么”

守卫摇头,道:“没有说什么,是古府侍女送来的,小的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古府夫人的邀请”

黄老怪接过请帖,也不顾及什么,之前孤狼的言语,他也猜到了此事可能和古符有关系,就怕请帖中有什么手段,于是直接当着二人的面打开,不过请帖上面只有几位清秀的字迹,并无其他。

“幸闻东山部族山神妙手回春,又闻薛族族长功参造化,老身心神往之,亦时常听闻小女提及二人,与二位有数面之缘,言辞间极为钦佩,得知二位来此,老身唐突邀约,本应上门相见才是,奈何老身女小女身体不适,还请二位移步屈就寒舍,小酌闲叙,自动不胜欢喜”

黄老怪念出声来,只是越念越觉得不对,于是屏退左右,轻声道:“这不对啊老身她也不老啊”

孤狼直接道:“哪里不对”不过却露出笑意,有些幸灾乐祸之色。

“这”黄老怪沉吟片刻,如在措辞,最后才道:“这虽说是一族夫人,但是二位身份特殊,她不来相见也就罢了,也不派人来相亲,只是简单递送一个请帖,不合理啊”

孤狼点头,道:“言之有理,不过或许是此时不宜表露古府的态度,毕竟很多人看着”

黄老怪也觉得有理,不过随即又道:“只是,我看这字里行间,怎么有种长辈要见后辈的味道,我听闻这夫人也是知书达理,不像这般不会措辞之人,莫非是那古月写的,这是要把你们骗去,然后给你一些苦头吃”

孤狼则摇头,道:“我看不像,那古月虽然刁蛮傲气,但哪里有这么多的算计,山神多虑了。”

黄老怪看不透了,只能摇头:“罢了,是我多疑了,二位在此处,即便是有人针对,也不敢明目张胆。总之,一切小心”

二人点头,黄老怪这才告辞,不过却又布置更多的守卫过来。

古府内,一个年轻的妇人战战兢兢跪伏在地面,古月的父亲则冷眼看着他,那妇人抬头,痛哭道:“大哥,你放过剑儿吧,他知错了妹妹我就这么一个孩子大哥,当年娘亲临死前可是让你好好照顾我的,大哥,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忘记娘亲了吗”

古父看着身前泪眼朦胧的女子,心中柔软之处显露出来,面色不由缓和,而此时,在一边的古母也跪下来求情道:“老爷,好在月儿也没事,此时就算了吧”

古父则沉声道:“听说古剑被你送走了”

那妇人一颤,低下头颅,却再也不敢说什么,反而是大气都不出,身边的古母也是蹙眉,这事情她还不知道。

几人之间的气氛越发压抑起来,就在那妇人快撑不住的时候,那压抑之感陡然消失,而且古父的声音传入她耳中:“让他在外面历练三年吧,还有那九奴,杀了吧”

妇人先是一惊,最后大喜,她太清楚自己大哥的手段,否则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儿子送出去,不过此时古父又道:“撤走你们的探子吧,不然就别怪我无情了”

妇人直接瘫软在地,面色发白,因为她感受到了杀机,古母将她扶住,她轻声道:“谢谢大哥娘亲”

“你不配和我提起母亲,母亲被你活活气死”古父顿时大怒,性情似乎变化多端。

古母打断说道:“老爷往事不提了”看着那个面露痛苦而又含着愤怒的男人,她急忙安慰。

而且招呼门外的侍女,道:“送二夫人回去,好生伺候,另外,从库房中送些安神补品过去,另外,传令老三,要一个人头”

“是,夫人”那些侍女心惊胆战,不过似乎见惯了如此场面,自然是不敢大意,一一记在心里。

这一切都当着那妇人的面,那妇人此时却感到毫毛倒竖,只因为听到了一个名字,老三

这是杀人不眨眼,而且手段极为残忍她不敢想象九叔的下场更不敢出言担保,只是暗自为自己儿子庆幸

“嫂子”妇人还想说点什么什么,但是古母则道:“此事别怪你大哥,妹夫这些年做的太过了,若非你大哥宽容,恐怕算了,你也好自为之,有些事情不是你们能沾染的,你大哥能坐上这个位子,有时候也是不得已,他是你大哥,同时也是一家之主,眼睛里家族才是第一位,至于亲情就要看你怎么理解了。”

妇人一言不发,不过面色却苍白如纸。

古母挥挥手,侍女们就将她扶着送出去,而此时,有门人来禀告:“夫人,请帖已经已经差人送到,不过”

“不过什么”古母心中生出一丝怒气,那门人一见,立刻道:“不过好像传言说是二夫人的公子行刺”

古母双目微微眯起,有寒芒闪过,那门人心头一颤,连忙低下头颅。

“谣言止于智者,此事无须在意,另外,把那些眼线都杀了吧,不必留情我们府内的举动都被人知道一清二楚,真是一点隐秘都没有了”

“是”

门人退开,匆忙离去了。

“夫人,月小姐醒来了,月小姐差我前来给夫人请安”一个侍女前来,躬身道。

“请安怎么不自己来我那宝贝女儿啊,罢了别替她辩解了,你告诉她,此事我来做主”古母面色缓和,露出无奈之色。

侍女面色尴尬,不过又道:“小姐还说让夫人手下留情,那人是山神的棋子”

古母又好气又好笑,道:“是威胁我么,月儿倒是好胆色呢,女生外向”

随即挥挥手,侍女退去了。

古母轻叹一口气,最后走入屋内,而此时古父则以手扶额,露出疲惫之色,道:“古月那丫头来人文化了吧”

“呵呵,女儿毕竟大了,对了,老爷,为何非要见见那人,直接打杀了不就是了”古母问道,不过却没有任何杀气。

古父放下手臂,古母则走过去,用自己的双手给自己的夫君轻轻按摩,古父眉宇间渐渐舒展,古母感受到指尖下的放松,便道:“其实,我昨夜打听过那人,只是,此人身份来历可能有些神秘啊,老爷真的要招赘此人。”

古父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夫人啊,你想什么呢,谁说要招赘了”

古母一顿,不过随即再次按摩起来,口中却道:“难道不是那你为何让我见此人,而且还拉上一个不相干的人”

“你啊妇人之见,这人我见过他的能力,的确不同一般,当日两个山神纷纷昏迷,花族族长都无能为力,他却能弹指间化去那阴阳之力更是和胡族族长打的难分难舍,实力不可小看至于另外那人可不是不相干,他实力也极为可怕很多人想巴结还来不及,不过更为难得的是这二人居然是熟人,倒是个机会”

妇人点头,这些事情她也知道一些,不过却想不到自己夫君竟然如此推崇,又道:“那月儿怕是有意见了”

古父闻言,面色有些古怪,道:“怕什么,是月儿看了人家的身子,而且人家才多大,毛都没长齐,以后再说”

“你啊,一点都没有族长的样子,没大没小”古母摇头失笑。

“月儿那里你就当作不知道吧,月儿也不好意思问”古父又补充了一句。

古月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一个玉坠,耳朵却听得仔细,侍女一一将之前和古母的对话说出来,古月听罢,面无表情,一挥手,侍女便退下了,不过临走之前却露出笑容,自家小姐脾气她们焉能不知

果然,侍女走后,古月却露出笑容,一个人在傻笑,片刻后,面色绯红,煞是好看

此时的古月哪里还有之前见到木名之时的盛气凌人的样子,浑然是女儿家姿态。

而此时,木名和孤狼则在大街上随意逛着,孤狼的两个侍从则是大包小包的拿着一些礼品,二人满是无奈。未完待续。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预约电话
信州协和医院怎么预约
包头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怀化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那的医院做包皮过长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