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有一种爱,叫生死相随

2019-12-04 18:52: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国共战争时期。新婚燕尔,栓子当兵走了。栓子牺牲,灵魂不散,归来时,妻子已经改嫁,于是,上演了一个惊悚又悲情的故事 爷爷兄妹三个,三个人加起来,没有活到80岁。人们说是因为爷爷的父亲名字取得不好。老爷爷叫麒麟,“麒麟送子”,所以白发人送黑发人:爷爷的哥哥2 岁死于抗日战争,爷爷25岁死于国内战争,爷爷的妹妹24岁死于——“闹鬼”。

由于年代久远,爷爷兄妹 个都没有留下照片,据奶奶说,我的姑姑长得像她的姑姑,那么我那个从未谋面的姑奶奶,应该身材高挑、面容清秀。

姑奶奶18岁的时候出嫁了,男人是邻村的栓子。栓子在结婚以前见过姑奶奶,几乎在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这个文静腼腆的姑娘。

栓子的父亲早亡,寡母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母亲极爱儿子,却见不得儿子跟新媳妇儿这么恩爱。那个时候婆婆间流传着一句话:恶使三年,善使一辈子。新婚第三天,婆婆给媳妇定规矩了:每天天亮以前,要把水缸打满,院子扫干净,早饭做好。晚上收工回来的时候,要捡够第二天做饭用的柴火,当然,捡柴不能耽误做晚饭。晚上如果不推水车,就纺线织布。

新媳妇自然是不敢反驳的。栓子看着愁眉苦脸的新娘子,偷偷冲她笑着摇了摇头。回到房间,栓子拉着姑奶奶的手说:“你愁什么啊?有我呢!”

鸡叫头遍,姑奶奶一骨碌爬起来,就要急急忙忙穿衣下床。栓子一把把她拉回被窝里,帮她掖好被角:“你躺着,一会儿娘醒了我叫你”。不一会儿,院子里响起了刷刷的扫地声,哗哗的倒水声,在高粱粥的香味儿飘进来的时候,栓子悄悄溜进了屋里,亲亲新娘子的额头:“起来吧,娘屋里有动静了”。

两个人一起去干农活,离开了婆婆的视线,两个人都活泛了。栓子采路边一朵野花别在媳妇头上,左瞧右瞧:“我媳妇儿真好看!”。劳作间歇的时候,栓子忙着帮媳妇儿捡柴火。偶尔会采到一些野葡萄,运气好的时候,甚至会在草窝里捡到一窝鸟蛋,点几根柴火烤熟了,两个人谁都舍不得自己吃,你喂给我,我喂给你,虽然是清苦的日子,两个人守着彼此的小秘密,却觉得非常幸福。

甜蜜的日子没过多久,征兵的消息传到了村子里。国共战争正是胶着的时候,队伍急需新兵源补充,栓子和爷爷,都报名参军了。

临走前,栓子轻抚着新娘子还是平展展的肚子:“等着我。等我回来了,咱们再生个儿子,我要给我儿子盖房子,娶媳妇,抱孙子,和你过好日子。”姑奶奶强忍着眼泪,用力点点头。两人来到母亲的房间,栓子给娘磕了个头:“娘,我走了,您多保重。她怀孕了,以后孩子大人您就多费心了”。娘一把拉起栓子,强笑着:“你放心吧!等你回来的时候,我肯定给你一个满地跑的大孙子”。

家里唯一的男人走了,好像抽走了院子里的活气,两个女人进进出出,安静得近乎死寂。两个女人都暗暗掐着指头算着:栓子走了一个月了;栓子走了两个月了……开始的时候还能传来部队上的一些消息,据说仗打得很艰苦。队伍越来越远,消息也就越来越少了。

栓子牺牲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婆婆正在给即将出世的孙子做衣服。看着村长一张一合的嘴,婆婆愣在原地说不出话,姑奶奶也没说一句话,身子却软软地倒了下去。

栓子死了,悲痛击倒了两个女人。婆婆先挣扎着站了起来:男人没了,儿子没了,她得看好孙子,给栓子留下点香火。

在婆婆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孙子身上的时候,儿媳妇却流产了。

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儿媳,婆婆绝望地哭骂:“你这个不中用的女人啊,老张家最后一点指望都让你给毁了!我儿子活着的时候对你那么好,你连他这一点骨血都保不住,你说你还活着干什么?”

不吃不喝一心求死的姑奶奶被母亲接回了娘家,母亲流干了眼泪、磨破了嘴皮,终于打消了姑奶奶求死的念头。身体稍有起色以后,姑奶奶坚持要回婆家。她要守着她和栓子住过的屋子,那里,有栓子的气息,有栓子的味道。

姑奶奶回来了,婆婆却不让她再进门:这个丧门星,嫁给了她儿子,儿子死了。怀上了她孙子,孙子又死了。克死了她的儿子和孙子,难道还想要霸占她的房子吗?

姑奶奶哭着求婆婆,让她看看她和栓子一起住过的屋子。婆婆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屋,姑奶奶站在自己的房门口放声大哭:门口被挂了一把大锁,隔着窗户看进去,熟悉的炕上堆满了萝卜片,既找不到栓子的痕迹,也没了栓子的味道。

婆家娘家都没有她的容身之地,迫不得已,姑奶奶改嫁了。

一年以后,姑奶奶和再婚丈夫的儿子出生了。过完满月回娘家住了几天,孩子的父亲来接她们母子。姑奶奶和母亲抱着孩子坐上崭新大车的时候,好端端的,车辕却断了。

回到婆家,姑奶奶躺在床上给儿子喂奶,忽然对跟着一起来的母亲说:“娘,你手太凉,不要摸我。”母亲惊讶地看着她:“我离你这么远,没碰到你呀!”姑奶奶有些不高兴:“一只凉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屋里就咱俩,不是你是谁呀?”

第二天,姑奶奶忽然不对劲儿了。她看人的眼光很陌生,语气也和原来不一样。最先,发现姑奶奶反常的是她的再婚丈夫,因为她看他的目光充满了仇恨和嫉妒。

“是你让她改嫁的?”姑奶奶的话让母亲吓了一跳。这声音,这语气,怎么这么像栓子?“你、你,你是谁?”母亲奓着胆子问。“我是谁?我是栓子!我好容易回到家,却找不着她。我又到你们家,还是没有她。要不是这次她回娘家,我还找不到她呢!没想到我才走了这几天,她居然改嫁了。我弄断了车辕你们还非跟着这个男人回来。”

母亲脸上的汗流了下来:“她倒是想守着你,可是你娘根本就不让她进门哪!”“你不用埋怨我娘了,她做的是不对,不过现在她已经过去帮我带孩子了。儿子天天哭闹要娘,我实在带不了”。

几个扛枪的民兵进了屋,拉开枪栓做足架势对准了姑奶奶。原来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溜了出去,搬来了救兵。“哈哈哈”,姑奶奶看着几个民兵大笑起来:“我会怕他们?我会怕枪?你们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老子打枪的时候你们几个还没有摸过枪把子吧!”几个民兵面面相觑,讪讪地收起枪,走了。

姑奶奶忽然烦躁起来,她脱掉棉袄,数九寒天只穿着薄薄的衬衣一头扎进寒风里,径直跑向村外。以后几天,姑奶奶不吃不喝,力气却大得出奇,几个小伙子拦都拦不住。她在前面跑,母亲跟在后边哭,哀求她回家,哀求她穿上衣服,哀求她吃点东西。姑奶根本听不见,她像上足了发条,一直围着村子跑着、跑着。

第四天,姑奶奶忽然回家了。回到家里的姑奶奶换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虚弱地躺在床上,眼睛却格外明亮。她对母亲说:“娘,栓子来接我了!”说完,姑奶奶闭上了眼睛,一朵微笑却永远地绽放在嘴角。

这个故事小时候听奶奶讲过很多遍,我依然不能确定是否真实。如果人真的有灵魂,如果栓子真的回来过,我宁愿希望,他给姑奶奶的是祝福。虽然我相信,如果真的是栓子接走了姑奶奶,姑奶奶临终的时候应该是幸福的,但是,这种穿越生死来爱你的方式,我依然觉得很恐怖。

共 262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主要写 的是作者的姑奶奶的故事。她十八岁嫁人,丈夫体贴入微,却死在战场,她怀了丈夫的骨血,却在得知丈夫的死讯时流产,本就苛刻的婆婆因此对她更是心生怨恨,不许她再进门,无奈之下,改嫁他人,生了儿子,眼见着新的幸福暖人,却不想前夫的灵魂附身,导致因爱生恨,随前夫而去。作者文笔流畅,描写生动,欣赏,荐阅,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 -02 07:08:1 诚如作者所言,有一种爱叫祝福,这才是最真的爱,最感人的爱,可惜了作者的姑奶奶!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本溪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烟台山医院
哈尔滨治疗宫颈炎医院
福建市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柳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