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风鬼传说 第920章 差距

2019-10-12 21:06: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920章 差距

第920章差距

裴赢不理会上官秀的纠缠,径直地往前走去,又行出几步,站于他正前方的那名神池长老怒吼一声,抡剑奔他而去。

当啷!裴赢只随意的向外一挥剑,神池长老的灵剑脱手而飞,都没给他后退的机会,寒霜剑顺势向前一递,深深插进神池长老的心口窝。

他的出剑本就极快,令人防不胜防,何况神池长老已经被水魔震成重伤,此时哪里还能招架得住他的快剑?

没有惨叫声,也没有鲜血喷射,在寒霜剑插入神池长老体内的瞬间,他的身体就已经被冻僵了。

冻结的尸体直挺挺地仰面倒地,裴赢看都不看一眼,提剑纵身而起,作势要向圣女二人逃走的方向追去。

他人刚刚跃起,在他的背后再次射过来一道人影,仍是上官秀。

暗道一声麻烦,裴赢眼中露出不悦之色,他扭转回身形,看着持刀掠飞到自己近前的上官秀,他冷哼一声,抡剑下劈。

嗡!他势大力沉的一剑竟然把直射过来的上官秀给劈没了。

即便是裴赢,也有些难以置信地扬起眉头,恰在这时,他背后破风声传来

,沙,一道寒光在他背后乍现,紧接着,他身后的灵铠闪现出一条长长的火星子。

风系修灵者世间罕见,即便是裴赢,也不太熟悉风系修灵者的特性。

他刚才含愤而出的一剑,力道极大,剑未到,灵压先至,可灵压对别的修灵者能构成威胁,但对风系修灵者而言,它反而成了助力。

上官秀借助灵压的力道,身子急速下沉,不仅闪躲过裴赢的重剑,而且还从他的脚底下一闪而过,飘到他的背后,又借助灵压之力,向上漂浮,并顺势砍出一刀。

他自身的身法再加上灵压的助力,使他的速度之快,如同瞬间移动了一般,连裴赢都吃了一个闷亏。

只不过裴赢的修为太高,上官秀的一刀虽然砍到他的身上,却未能完全破开他的灵铠,将他背后的灵铠划开一条一尺多长的大口子,若是力道能再大上一点,估计就能伤到裴赢的皮肉了。

以一己之力,独战圣女和四名神池长老,裴赢都没有吃上一点亏,此时对阵上官秀,却险些伤在他的刀下,裴赢要是还能无动于衷,那就出鬼了。

一瞬间,他的眉头竖立起来,须发皆张,他猛然扭转回头,怒视着上官秀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竖子可恶!”裴赢出手如电,向前一探,不可思议的扣住了上官秀的脖颈,将他高高举起。

上官秀反应也快,抬起手掌,反抓住裴赢的手腕,意念转动之间,灵魄吞噬心法运行。

一时间,上官秀就感觉犹如洪水般的灵气由自己的掌心席卷而来,汹涌着灌入自己的体内。

裴赢当然也察觉到体内灵气的外泄,他的脸上闪过一抹诧异,难怪圣王会如此看重上官秀,不记代价的要把他带回玄灵宫,此子当真是有些邪门。

他眯了眯眼睛,将抓着上官秀的手用力向下一抡,喝道:“滚开!”

上官秀仿佛断线的风筝,由半空中急坠下来,身子落到地面上,发出轰隆一声的巨响,把地面砸出一个三米多宽的大深坑。

裴赢不依不饶,寒霜剑凌空一挥,一股寒气向坑内的上官秀扑去。

上官秀口鼻蹿血,浑身上下的骨头如同要散架了似的,每一寸筋骨、每一个关节,都在剧烈的疼痛。他紧紧咬着牙关,挥刀喝道:“风气!”

一面巨大的旋风在他面前生出,扑面而来的寒气正吹到旋风上,被旋风刮偏了方向,横飞到旁边的树林中。

沙、沙——

随着寒风吹过,树林里有十米见方的地方被冰封,花草树木,皆被冻成冰雕,裴赢施放的寒气之凶狠毒辣,由此也可见一斑。

区区灵?涅槃境修为的上官秀,竟然能连续挡下自己两招,难怪他能与己方的长老对战那么久还没有落败。

世间罕见的风属性,又恰恰具备灵神一体的体质,上官秀的灵武天赋,称得上是得天独厚,这么一颗好苗子,只要能将其占为己有,不管付出多么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现在,裴赢能理解圣王为何偏偏对上官秀产生那么强烈的觊觎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有今日,怪不得别人,只能怪你的灵武天赋太独特了。

裴赢暴怒的心境渐渐平静下来,他从半空中轻飘飘地落地,一步步地向上官秀走过去,说道:“你是圣王邀请的贵客,本尊并不想伤你,但你也不要一再考验本尊的耐性!”

上官秀早已从坑底跳出来,双目直视着不断走近自己的裴赢,他慢慢抬起手中的陌刀,锋芒直指对方,一字一顿地说道:“玄灵宫的尊者,也不过如此!”

裴赢闻言,眼中精光一闪,仰面而笑,猛然间,他手中剑向前一递,只见上官秀的四周竟然凭空凝结出无数的冰锥、冰剑、冰枪,停顿了片刻,冰锥、冰剑、冰枪一并向他刺去。

灵?归真境修灵者的灵武,已然超出了上官秀所能理解的范畴。他不知道对方用的是什么灵武技能,现在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见招拆招。

他大喝一声来得好,意随心动,巨大的龙卷风以上官秀为风眼,腾空而起。

由四面八方刺来的冰之武器,全部打在龙卷风上。受龙卷风的刮力,各种冰器纷纷向四周弹飞出去,打在地面上,周围两米左右的地面结冰,打在树木上,参天大树立刻被冻成冰雕。

裴赢哼笑出声,持剑蹿进龙卷风内,与此同时,力劈华山的砍出一剑。

正站于风眼内的上官秀紧咬牙关,横刀向上招架。当啷!上官秀的身形从龙卷风内弹飞出去,一直射出二十米远,又在地上连连翻滚了好几米,才算停下来。

只这硬碰硬的一剑,上官秀身上的灵铠就已经碎成了千疮百孔,身上的皮肉不知被震裂开多少条口子,浑身上下全是血,整个人瞬间化成了一具血人。

这就是两人修为上的差距。灵?涅槃境修为与灵?归真境修为的差距。

随着上官秀被震飞,龙卷风消散,裴赢提着灵剑,好像没事的人似的走出刚才的风眼,他来到倒地不起的上官秀近前,冷冷说道:“我给过你机会,奈何竖子不识抬举,你以为,你是圣王邀请的人,本尊就不敢杀你吗?”

说话之间,他提腿踩住上官秀的脑袋,与此同时,手腕翻转,他倒握着寒霜剑,将其高高举起。见状,三名玄灵宫长老同是吓了一跳,如果尊者这一剑刺下去,哪怕上官秀有十条命也活不成了。

三人异口同声道:“裴尊者,不可……”

他们正想冲上前去拦阻,裴赢猛然抬起头来,阴恻恻的目光向三人扫了过去。三人如同过了电似的,身子同是一震,急急收住脚步,再不敢往前挪动半寸。

“裴……裴尊者,他……他是圣王……”

“滚!”

裴赢一个字,让三名长老不约而同地各退出五大步,身子瑟瑟发抖,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

玄灵宫长老,放在整个昊天国里,那也是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大人物,可在玄灵宫的尊者面前,那真就如老鼠见了猫似的。

没有再理会他们三人,裴赢把高举起来的灵剑恶狠狠地向下刺去。

噗!寒霜剑的锋芒刺透上官秀的肩胛骨,剑锋都深深插进地面里。也没见他如何用力,只随手向上一挑,上官秀挂在寒霜剑上,被他举在半空中。

“杀你,就如同捏死只蝼蚁。”裴赢对圣王,多少还是有些顾虑的,不然以他的脾气秉性,上官秀现在都不知道死多少个来回了,即便如此,他现在也只剩下半条命。

他的脸上血迹斑斑,面色苍白如纸,突然间,他紧闭的双眼睁开,猩红的眼眸眨也不眨地凝视着裴赢。他抬起手来,一把抓住寒霜剑的剑身,裴赢还没弄明白他想要干什么,上官秀抓住寒霜剑的掌心内,突然钻出一条条的银线,银线顺着寒霜剑的剑身,爬上裴赢的手臂,又顺着他的手臂,爬到他的脖颈,银线在他的脖颈缠绕一圈又一圈,并随之慢慢锁紧。

此时,能清楚地看到裴赢脖颈处的灵铠在向内一点点的凹陷。

“垂死挣扎!困兽之斗!”裴赢对无形化成的银线完全不在乎,他把寒霜剑向回收了收,紧接着一拳直击出去。

上官秀抬起另只手臂,挡在自己的胸前。啪!裴赢的重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上官秀的胳膊上,再看上官秀,挂在寒霜剑的身子倒飞出去,摔出十多米远,才噗通一声坠落在地。

他趴在地上,口鼻蹿血,连眼睛和耳孔都渗出了血丝。

再看他挡住裴赢拳头的手臂,四寸左右的臂骨完全被打碎,胳膊都快扭曲成了麻花状,连带着,他胸前的肋骨也被打碎了三根,胸侧凹陷下去好大一块。就这一拳,把上官秀剩下的那半条命也差不多要打没了。

裴赢深吸口气,再次向上官秀走过去。

现在他不管上官秀是死是活,他就要出这口气,就是要把上官秀打到服帖为止。就在他走到上官秀近前的时候,忽然听闻侧方传来一声大叫:“师尊——”

呼伦贝尔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韶关治疗白癫风医院
周口癫痫病医院费用
呼伦贝尔好的牛皮癣医院
韶关治疗白癜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