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溢美意南火山之王

2019-08-11 02:00: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溢美意南火山之王, 第一次来到卡塔尼亚的时候天气寒冷,在Villa Bellini公园眺望埃特纳火山(Etna)上茫茫的积雪,就马上打消了前去参拜神山的念头。再次来到西西里岛正值旱季气候最好的时候,怎么能再次与之错过? 从卡塔尼亚岛火山区域需要一小时车程,大概也就40公里左右,前半程的高速公路穿梭在西西里迷人的乡野田园之间,一片片的柠檬园橄榄园油润得让人心醉。正当陶醉于温暖得阳光之中时,一架汉莎航空的客机从头上估计百米高度的地方掠过,让人有种错觉以为它会在高速公路上降落一般。后半程的路从转入窄路,路边出现翻滚状的黑色泥土时开始,就标志着进入了火山地区,从那时起,将再也看不到正常颜色的泥土,所有的地面都被凝固的岩浆和火山灰覆盖。 由于在卡塔尼亚市内就随处都可以眺望到埃特纳火山,路上几乎是一直盯着火山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它3323米高的海拔,160公里的周长随着距离的拉近逐渐变得切实,这座欧洲最大活火山的慑人气魄也慢慢显露出来。进山之后车开了一会儿,火山对周边的巨大影响显露无遗,司机指着旁边一望无际形态诡异的黑色泥土堆说,这些火山灰与岩浆大概应该是2003年2004年喷发出来的,岩浆顺着山坡朝各个方向流下来,凝固冷却后覆盖了整个山区,几年之后就与泥土和落下的火山灰一同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公路从火山南坡曲折而上,海拔1500米以下的时候随处可见茂密的山林,肥沃的火山土壤使得一切植物都长得格外茂盛,秋黄的树林铺满了一些比较平缓的山坡,随便停在路边都可以得到美不胜收的景色。在树林的边缘可以看到有不少老人提着袋子在林间摸索,他们是在采摘牛肝菌,埃特纳火山地区的牛肝菌算是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极品。最后我在这里捡了几个品相甚好的松果作为纪念品。 不过不要看了这欣欣向荣的景象之后就失去了对火山的敬畏,路边被人遗忘的废墟冷不丁的就会提醒你一下,其实这里是大自然散发怒火的地方。所有开车上山的人都会注意到,在被一处发卡弯道包围的土地当中,有一座被几乎完全填埋的房子,仅仅露出了破败的房顶和几十厘米高的墙壁。其实一路之上不少地方都有这样被掩埋的房子,但这座房子距离公路最近,因此甚至成为了埃特纳的一个非官方景点。正当小伙伴们惊叹与火山惊人的填埋效率并为当时住在房子里的人担心时,司机师傅告诉我们因为火山爆发而丧失性命的人很少,因为岩浆从主火山口流出后,大概要两三个星期才可能流到这里,人们有充足的时间疏散,或彻底进行搬家作业,甚至有人还有时间把房子拆了带走建筑材料。经历了多次爆发掩埋,如今的火山地区海拔1300米以上就几乎没有人居住了,只剩下生生不息的植被灾后重新茁壮生长,一丛丛黄色的野花倔强的在山风中摇来晃去,似乎在祭奠这片如今的死寂之地。 海拔越高,看到的火山灰与岩浆就颜色越深,颗粒越大,实际上这些火山物质被喷发出来的时间也越接近现在。到达约莫海拔1500多米的高度时,路边几乎已经没有任何高大的植物,有的只是一些贫脊的灌木和一望无际的黑色沙丘,荒芜的感觉扑面而来。我发现游览火山的游客并不多,因此盘山路上其实一分钟也就过上几辆车而已,这种苍茫让人既兴奋跃跃欲试,又不禁有点紧张。正当感慨的时候,火山开始展现它不友好的一面,眼瞧着一片巨大的乌云飘到头顶上,鹌鹑蛋大小的几乎无预兆的砸下来。这是我第四次经历冰雹,但是在行车途中的第一次,伴随着瓢泼的大雨冰疙瘩把车窗砸得不住颤动,车里得能见度瞬间归零,这种情况没办法只好靠边停车等着冰雹结束了。据说每周山上都会下冰雹,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运气太好了正好赶上,不过山上的气候变化实在是快的惊人,短短十五分钟之后冰雹就消失不见了,尽管天空此时已经完全被厚厚的乌云笼罩了。 海拔2000米处是公路的终点,这里设有旅游者的大本营,停车场、餐厅等设施一应俱全,再往前则是下山通往陶尔米纳的路,继续朝火山口进发则必须要改乘缆车,或者干脆徒步。再往前走则可以看到一片广袤无边的高地丘陵,如果摒弃土地的。 在这不毛之地,我们打算吃了午餐后再挑战火山口,很自然的注意到了本地最大的餐厅“Piazzale Crateri Silvestri”,事实上任何人都无法无视它,红色的墙体实在是在黑色地面映衬下太显眼了。据说我们敬爱的主席早些年还曾经在这里用餐。这个地方的餐厅似乎不应该报以太高的期望,只要放眼望望周围的环境就可以发现方圆二十公里内什么农作物都没有,因此所有一切物资都要从山下运上来,对于自称“农业社会”的西西里来说,这样一家不接地气的餐厅昂贵一些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山上寒冷加上下雨下冰雹的原因,餐馆里显得气氛格外热烈欢快,向导指给我当初主席坐过的桌子,就在餐厅最靠外侧的角落里,那里被惨淡死寂的火山景致所包围,坐在那里吃饭估计有在外星用餐的独特感受吧,只不过我们运气没那么好,只有靠里的桌子才能坐下我们这伙儿人。 这家餐厅别看开在这么一个狂野不羁的鬼地方,但上菜的速度并没有变得更加风风火火,事实上这顿饭等菜至少等了四十分钟,幸好我对这种情况早就习以为常了,因此自己溜出去探索附近的情况。顺着人们聚集的方向走去,想不到就在餐厅背后200米的地方,居然就有两个小火山口,而就在马路对面的山坡上,其实还有两个更大的火山口,原来整个埃特纳火山每次喷发都会伴随着新的小火山口出现,整个地区总共有200多个小火山口。距离餐厅最近的这个火山口规模已然不小,但这是一个完全安静的火山口,既然餐厅已经存在的这么多年,那这个火山口显然不可能是最近几十年内形成的。有人玩儿浪漫用大块的岩浆块儿在火山口正中心堆出了“I YOU”的字样,除此之外,火山口内不仅没有垃圾,一点人工痕迹都没有,在脏乱的意大利,这种不多见的情况说明政府有多重视保护这座火山,另外我推断愿意来探索一座火山的游客,大概都应该是热爱大自然,对它心怀敬畏的人吧。 补充完热量之后,我们来到不远处的缆车站准备继续上山,但买票的时候突然被向导告知今天由于一直下雨,因此山上的登山线路以及山地卡车都叫停了,这意味着我们将无法到达位于顶端的几个火山口,真的是磨破铁鞋还被浇了一盆冷水啊。经过短暂的讨论之后,我们都认为作为西西里最重要的地质奇观,不上去看看实在对不起自己,尤其我这样一年来了两次如果都没上埃特纳火山简直就是无法容忍的事儿,因此我们决定第二天改变行程再来一次。 下山之前,我还不甘心的爬到餐馆对面的山坡上看另一个更大的火山口,这一路上把我累得半死。这里的地面上都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火山喷发物质,就像是炉渣一样松散,脚踩上去几乎每步都会滑空,沿着山腰往上爬几乎就是迈出一步退回半部,比爬台阶要累太多了。虽说爬上去以后收获的景色挺不错,但如果下次带着朋友再来,估计我不会建议爬这个火山口了。 第二天,我们带着忐忑的心情回到了缆车站售票处,看来这次是没有意外了,而且天气甚好。在缆车站里有个可以借大衣和登山鞋的小屋子,从空出来的衣架和鞋柜来看,不少人都未雨绸缪借了装备上山,我自认为穿的够多,但说真的,几位同伴在山上着实被冻得够呛,面对火山之王,各方面都不能疏忽啊。缆车到站之后,眼前的景象已经完全只有火山一个主题了,除了黑色的火山喷发物以及近在眼前的主火山口之外,这个地方什么都没有,按说3000米不到的地方应该还有不少植物生长,但正是火山持续喷发的破坏力,让这里已经成为了酷似外星的死亡之地。 在这里要换乘超酷的奔驰越野卡车进一步接近火山口,我比较幸运的被安排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这一路颠簸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一般。坐在车上往外看去,纯黑色的火山映衬在干净得难以想象的蓝天白云下,远处对面开来的红白相间的卡车似乎是山腰上唯一在动的东西,那景色肯定不能用“美”来形容,我想应该用“酷”这个词来形容会更佳贴切但也无法尽数当时的感受。 随后令我精神为之一振的有两件事,第一是我突然发现现在云彩其实已经和我们处于同一水平线上了,云以很快的速度从远处飘来,你可以看到形状明显的水汽平移着吞没了眼前的一切。能见度瞬间降至五米以内,而也许才过了二十秒的时间,整片云却又突然离你而去飘向远方,视野瞬间重新清晰明快起来,这梦幻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看西游记悟空腾云驾雾那效果。第二件事情是在这个地方我居然看到有骑行的人,现在当真是能有人的地方都有人骑行啊,这些人不畏严寒,穿着紧身衣在粗糙的地面上奋力朝山顶猛登,虽说挺钦佩,但我是没那个力气去做这种事情。 一路倾斜得让人害怕的越野卡车最终停在2900米海拔的地方,这里的样子除了科幻片里的外星球实在无法联想到其他地方了。火山在这个高度有着绝对的控制力,所有进入这个范围的东西都会被轻松的吞没,比如路边步起眼的考察站废墟,早在十几年前就被埋得只剩下一小段屋檐了,更不要说动植物了,就连人类的建筑都无法存在与这里。估计是接受了反复建造反复被埋葬的教训,现在这里的游客休息站是一个混合结构的简易木屋,就算被埋了大概也不是很可惜。 这里可以看到埃特纳第二大的火山口,不同于之前看到的火山口,这个火山口给人随时都会爆发的感觉,水蒸气不停的从火山口里喷涌出来,甚至有的时候会有标志着危险的红烟冒出来。堪称壮观的是,这里终年都有积雪,就算是在炎热的旱季,我们依然在火山口旁边看到了巨大坚硬的雪层,这和不停冒出的热气组成了有趣的对比。 沿着火山口的边缘走上一圈,当到达整个埃特纳火山的外侧时,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火山口冒出的水汽,还是云彩,总之白色的水蒸气不停的从脚下的地上划过,看起来就像是被风吹飞的沙子一样,只不过地是黑的,这飞舞的东西却是白的。往火山的外侧眺望,当时我真正的联想到了“火星”,黑色的火山岩上面点缀着红色物质,估计这些是富含硫和铁且非常年轻的火山喷发物,加上冒出的白烟,那感觉好像是整个地面都还在燃烧,让人看了以后倒吸一口凉气。 实际温度可不像这颜色般火热,爬到火山口的最高位置时,同时有恐高症的同伴不禁犯了相,深达50多米的火山口确实让人望去就觉得眼晕,加上凛冽的山风几乎要把人掀翻在地,如果不是周围还有很多其他游客的话,这可怕的环境大概足以让任何人感到绝望。此时壮观这种词已经无法形容眼前的景象了,朝另一个方向看去,巨大的斜坡下可以望见越野卡车上下的山路,你很难联想半小时前才走过的这条路居然有如此的距离感。两人高的卡车居然就像豆粒般大小,如果不是因为红白的车身与黑成一片的山体形成了鲜明对比,否则就算我用长焦镜头拍照也很难一眼找到照片中的车辆,看上去有种靠走的永远也走不到山下的感觉。正在流着鼻涕发愣之际,又一片浓云眼瞧着从左往右飞了过来,像是盖被子一样盖住了眼前的一切… 从火山口下来到小木屋的时候我手已经完全冻僵了,基本所有衣服都没能挡住寒风,浑身透心凉,这个时候我看到屋外有一群老外正在分发安全帽,原来这是准备攀爬主火山口的游客。主火山口基本每隔几天就会或大或小的喷发一下,因此必须提前预约专业火山向导带队前往,这实在是让我遗憾万分,因为我觉得就算是危险,但如果爬上去看到了火山喷发的一瞬间估计当时也会有不妄此生的感觉吧。 小木屋里挤满了取暖的人,几乎所有人手里都拿着一个小纸杯子,大家都在喝一种口味浓烈的利口酒,我记得这东西叫“埃特纳之焰”类似的名字,最直观的原因是这种酒是鲜红色的十分诡异。向导看到我们被冻得话都说不出了,建议喝一杯,而且说应该一饮而尽,我听从他的说法一口吞下,果然一股强大的暖流从胃里一直冲至耳鼻,感觉顿时舒坦了不少。我个人觉得倒不是这酒有多神奇,而是爬高山喝烈酒确实是绝配。 来过了这座火山之后,我开始回想自己几个月前在卡塔尼亚参加的Festa di Sant’Agata,当时我其实也无法对卡塔尼亚人对火山圣女Sant’Agata的忠实崇拜完全理解,何况现在已经是如此信息化的社会。不过当我领略到埃特纳火山无可匹敌的破坏力,并且目睹这座火山之王对整个地区千年间的影响时,一切不解都烟消云散。毕竟人类科技再发达也尚且无法阻止火山爆发,无法阻止因为火山而带来的损失,因此在找到办法之前,也只有祈求神灵圣人来保护这些火山脚下的城市,以及火山养育的人们。灯盏花龙头企业有哪些产品
孩子经常流鼻血
儿童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婴儿补维生素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