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祈圣道 章一百九十七 神境之争,殃及池鱼

2020-01-17 01:14: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祈圣道 章一百九十七 神境之争,殃及池鱼

臣子安一步踏来,开口喝道:“请两位道友赴死!”

话落,整座池山城动荡,臣子安放开手中阵杵,散发死气的漆黑阵杵悬在身前,缓缓转动。

整座城的中央之地,臣刑在此,手中握有一模一样的阵杵,他体内气息沸腾,涌上嘴边,话音出,响彻池山城。

“起阵!”

他同样放开了手中阵杵,阵杵悬于身前,缓缓转动起来。

围绕着整个池山城的四周,一名名臣家人现身,数十根阵杵转动。

旋即,死气在池山城四面八方散开。

笼罩池山城的幽炎之下,缕缕死气自城池四方汇聚中央,死气相连后,在幽炎之下,死气笼罩池山城,如同鸟笼。

南若安与丹老抬头望去,脸色阴沉如水。

“好一座杀阵,真是名副其实,若再得我二人入阵,莫说池山城,便是方圆百里,亦是寸草不生!”

满是残垣断壁的池山城仿佛活了过来,整片大地不时的震动如同人心跳动一般。

“臣子安,不妨携杀阵一试,可收得了老朽性命!”

丹老气息腾起,手中火尖枪焚炎,脚踏风火轮杀去。

枪身扫过,灼热的火焰划出一道痕迹,其中蕴含神境真意,如巨浪拍去,层层迭起。

臣子安扬手,枪锋划过,将灼热火焰撕开,同时一拳轰在迭起的巨浪之中,轰鸣声大作。

丹老揽手,风火轮中火星如长蛇蜿蜒爬出,缠绕火尖枪上,那火星是方才收取的幽炎!

丹老长枪横扫,幽炎四窜,沾之不灭,如焚万物。

连南若安都只得暂退数步,免得沾染幽炎。

臣子安却不退反进,身后残破的混天绫飞舞,环绕在其身侧,将幽炎挥散,更是沾幽炎而不焚。

“想取老朽性命,昔年镇哀将军却只懂得一昧躲闪不成!”丹老狂笑声不断。

“道友莫非以为老朽只有混天绫便敢在血祭时直面烽火不成?”臣子安淡然开口,手腕轻甩,一团金芒耀起,悬于丹老上方。

“这是......!“丹老抬头望去,面色大变,惊道:“九龙神火罩!”

金芒敛去,龙鸣声起。

那神器竟是九尊火龙盘旋成了铁笼之状,龙首朝内,似吞吐火焰。

“昔年三坛海会大神诸多神器之中,真正为燃起的烽火而铸炼的便是这九龙神火罩......“南若安喃喃道,心中感到不妙。

果然,风火轮竟开始自主转动,其内幽炎倾泻而出,被九龙神火罩收拢。

南若安接着呢喃道:“九龙神火罩吞世间诸炎,亦可放出三昧真火!”

三昧真火亦非凡火,若是修士施展,需从眼、鼻、口中喷将出来,乃是精、气、神炼成三昧。

此火与烽火不同,若不论烽火奴役他人等其余神异之处,单以其火焰来说,或许三昧真火还要更胜一筹,且此火焚烧之后同样难灭,需得以真水、弱水、玉露或无尽天水方可熄灭。

此刻风火轮、火尖枪之炎皆被九龙神火罩吞下,其威势大减,丹老犹如失了左膀右臂。

九龙神火罩内腾腾焰起,烈烈火生,接着三昧真火仿佛一尊火龙冲出,熊熊燃烧,盘旋而去。

丹老连忙撤身,更将火尖枪悬立身前,意图以此阻拦三昧真火。

孰料三昧真火烧过,那仿铸的火尖枪竟被烧融,枪身断裂。

丹老更惊,这仿铸神兵虽难以抵御烽火,但尚能容纳幽炎,却未料到只是一个照面就被三昧真火烧融。

“南若安,你还不出手!”丹老惊怒道,“莫非你真想赴死不成!”

身后,南若安摇动着手中龟甲,另一手不断掐指,额头不断冒汗,他喃喃道:“生路......生路......”

“石陵,拦下他!”眼见三昧真火烧来,南若安吼道,“必死之局,唯有算出生路,方可转活!”

丹老闻言咬牙,抬手一揽,远处诸位丹王怀中两道银光窜起,直冲天际。

神元磅礴,丹老抓过两道银光,竟是一对玄银之镯。

臣子安却是欣慰般笑道:“终是舍得取来乾坤圈了。”

这竟是第四件残破神器,乾坤圈!

神元汇聚其上,银光泛起,如玉镯大小的乾坤圈竟化为了八寸大小的一对阴阳刺轮,被丹老执掌。

接着,他更是从怀中取出一枚丹药,毫不犹豫地吞下,顿时体内气息更是暴涨,神元震荡得四方作响,周身如同窜起了雷苗。

身影窜过,留下道道残影,乾坤圈轰然砸下,三昧真火冲身,却被乾坤圈聚拢,缭绕其上,未烧丹老之身。

丹老森然笑道:“这三昧真火于你终究是外物罢了!”

话落,他拳印亦成,山岳般重拳轰去。

砰!

臣子安神元护身却依旧被这一拳轰退数丈,嘴角溢血。

两道神元之力冲撞,气势自四方蔓延,池山城再被摧残,断壁塌倒,大树拔根砸落,烟尘大作。

城内众人皆如受重击,更有甚者昏死过去。

便是臣刑亦在此刻大口呕血,面色苍白,却是一步不退。

神境之争殃及池鱼。

......

杀阵外,满城死气之上,千剑悬立。

辛伍魂剑为剑首,倒悬千剑之上。

千剑剑鸣何其震撼,若非死气隔绝,整座池山城都将回荡剑鸣声。

姬宫湦的神元缭绕周身,却隐藏着比这方杀阵更重的死气,犹如一具万载不腐的尸体。

但他的眸中,毫无疑问充满了怒火,一袭焚炎帝袍猎猎翻飞。

辛伍剑指递出,千剑融剑首。

庞大巨剑似要斩断天地,朝着姬宫湦落下。

姬宫湦抬手揽过,杀伐大术瞬息即起,大手一挥,如指点江山之式。

帝袍之炎滚滚而起,烧过剑身,使之颤动。

辛伍一声断喝之下,剑身之上浮现千剑景象,焚烧的帝火倒成了淬剑之举。

帝炎化剑火,剑落之时,星火缭绕,烧遍天际,连杀阵死气都似染火红之色。

......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卡文,很难受,一脸懵逼,这是最骚的,知道想写什么场景,但怎么写都写不好,码字如龟挪,又要熬夜了,只能强行防盗版,实则是为了保全勤,剩下2000字码完就改过来,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重新缓存一下就好,麻烦大家了,是我的错,但是我,实在,脑子很爆炸,卡文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未完待续。)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医生
郑州银屑病医院评价
北海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淮安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宿迁治疗牛皮癣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