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天庭小狱卒第二千三百五十九章历史的罪人

2020-01-29 17:13: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庭小狱卒 第二千三百五十九章 历史的罪人

“你们就这么轻易地放弃了部落的传承?如果你们的祖先,泉下有知,不会饶恕你们的。”左丘衍扫视着南宫寿,慕容迪和谷梁骏,一字一顿地说道。

“其实,我们也不想,但这年月,活着才是硬道理。”南宫寿叹了口气,“不妨跟你明说,刚才我对你说的那番话,在半个月之前,也有人对我说过。”

后面的慕容迪和谷梁骏亦是苦大仇深地点点头。

“承天阁不是以你们为主?”左丘衍怔了怔。

“你觉得呢?”

南宫寿一脸的无奈。

左丘衍沉默了。

好半天,他才重新抬起头,“我想知道承天阁的主事人是谁,我要跟他谈。”

“左丘老弟,你最好还是放弃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先不说阁主有没有时间,就算有时间,他也没有我们好说话,你见他,只能是自讨苦吃。”

南宫寿口苦婆心地劝道:“我知道,你们左丘部落历史悠久,百万年前就存在了,可那有什么用,还不是呆在大陆边缘苟延残喘,不做改变,迟早会被时代淘汰。”

“可是,我们左丘部落有需要用生命来守护的东西。”左丘衍目光坚定。

作为承天大陆最早出现的部落,氏族制是左丘部落的核心,经过一代代的传承,早已根深蒂固,不是一句生死就能改变的。

“这么说,是没得谈了?”

原本还和颜悦色的南宫寿,脸立刻绷了起来。

“南宫兄,我早就说了,这左丘部落是茅坑里的砖头,又臭又硬,跟他们讲道理,完全是对牛弹琴,白白浪费了我们这么长时间。”慕容迪哀声叹气地说道。

“赶紧都杀了,再选其他部落,要不然,阁主下达的任务,就完不成了。”谷梁骏更没耐心,已经开始大声地催促起来。

“左丘衍,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真忍心看着左丘部落上百万人,全都人头落地?”南宫寿声调也陡然提高起来。

“我……”左丘衍犹豫了一下,咬牙说道:“左丘部落不会屈从于任何人!”

“好,我成全你!”

南宫寿大手一挥,“一个不剩,杀!”

在氏族和部落为核心的承天大陆,收服一个部落的唯一方法,就是收服他们的大祭司,因为,在任何一个部落当中,大祭司都是被神化并顶礼膜拜的。

眼看着三大部落,准确地说是承天阁的百万修者,高高举起屠刀,左丘衍反而变得平静下来。

死,这个结果,早在他的预料当中,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在拼杀中战死。

而针对这样的结果,左丘衍已有准备。

左丘婵是左丘部落的火种。

只要左丘婵不死,左丘部落就不会真正的消失。

“住手!”

就在左丘衍准备闭上眼,享受生命的最后时刻时,不远处,忽然有人大喊了一声,这个声音,对于左丘衍,再熟悉不过。

抬头一看,左丘衍脑袋一懵。

只见他为左丘部落留下的最后希望,左丘婵,从左丘城的城墙上,一跃而下,向着这边飞奔而来,当然,在左丘婵身后,还跟着一位,那就是好不容易才被骗入祭司冢的悍大人。

“左丘城内不是都搜过了吗?怎么还有人?”看到左丘婵和刘浪凭空出现,南宫寿的眉头顿时拧成一个。

负责扫尾的玄丹境修者,战战兢兢。

而在这个间隙,左丘婵已经来到左丘衍跟前。

“父亲,你没事吧?”左丘婵一脸焦急,伸手去扯左丘衍身上的绳子,但是扯了半天,也没扯动,那可是能够束缚仙境修者的绳子,哪里是左丘婵能应对的,即便左丘婵在规则宫殿内,接受规则洗礼,提升了一个小境界的战力,也无济于事。

“胡闹,真是胡闹,忘了我是怎么交代你的?”如果不是自由受限,左丘衍真想给左丘婵两个大耳光,就算这是他最喜欢的女儿。

关键,左丘婵自己跑出来也就算了,还把悍大人带了出来,岂不是害了悍大人的性命?

“你是左丘婵?”

听到左丘婵和左丘衍之间的交谈,南宫寿忽然眼前一亮。作为相邻部落,左丘部落的大概情况,南宫寿也有所耳闻。

“没错!”左丘婵转回头,“你快放了我父亲!”

“放肯定能放,不过,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南宫寿摆摆手,承天阁的百万修者,暂时停手。

“什么事?”左丘婵警惕地问道。

“不要听他的!”未等南宫寿说话,左丘衍就大声阻止道。

“左丘老弟,你自己不要性命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搭上自己的女儿呢?”南宫寿一挥手,封禁了左丘衍的声音。

“你干什么?”左丘婵惊叫道。

“别担心,我只是让以他安静一些,不要阻碍我们之间的谈话。”南宫寿微微一笑,“听说,你很受你父亲的看重,是公认的左丘部落下一任大祭司。”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左丘婵问道。

“当然有关系。”南宫寿耸耸肩说道:“如今,你父亲冥顽不灵,可以真正对左丘部落发号施令的,也就只有你了,只要你带领整个左丘部落,并入承天阁,我立刻放了你父亲。”

“承天阁,承天阁是什么?”

左丘婵怔了怔。

“简单说来,就是由我们几个部落合并后,组成的新势力。”南宫寿微笑着解释道。

“那加入承天阁之后,左丘部落还可以独立存在吗?”左丘婵年纪不大,但想问题还是很全面的,马上抓到了事情的关键。

“当然不可以。”

南宫寿不容置疑地道:“现在只有承天阁。”

听南宫寿这么说,左丘婵顿时明白,父亲为什么会不同意了,左丘部落可是有着百万年的历史,怎么能说没就没?

换她当大祭司,她也不会同意。

一旦点头,那就是历史的罪人。

“左丘部落是不会加入承天阁的。”想到这里,左丘婵义正辞严地拒绝道。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和你父亲一样守旧。”南宫寿摇摇头,大失所望。

“其实,守旧也没什么不好。你守不住,不代表他们守不住。”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的刘浪,已经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忍不住叹声说道。

西南医科大学口腔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北城中医医院苗阳
NK生物免疫细胞疗法是什么
肇庆权威妇科医院
西安白癜风中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