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求仙则仙传说五入魔十一

2020-01-25 02:11: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求仙则仙 传说五 入魔(十一)

.

骆雨荷顿时剜了陈衔玉一眼。

她心中气急,偏偏这话说明白更丢脸。

无可奈何之下,只能瞪他一眼了事。

陈衔玉傻傻地低头受了,他也没料到自己不知不觉竟这样说。

可他说完之后才陡然察觉出话语中的歧义,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更不敢看师父。

他只能咳嗽一声,慌忙将此事揭过不提。

有了这个插曲之后,山洞中原本显得凝重的气氛,顿时消散些许。

转而重新凝聚起来的,则是有些尴尬的气氛。

骆雨荷看看气氛不太对劲,想想也不该只有陈衔玉一个人努力调和。便又主动打圆场,道:“其实,你不知道,也不怪你。我有时候中途醒来,也并不会有太大的动静,你本来就距离我那么远,看不清楚,没有察觉,都是情理之中。我几乎不动,你能看见什么?没发现,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也用不着自责的。”

虽然是打圆场,骆雨荷也强行把“那么”两个字拉长语调。

她还要接着,陈衔玉便只笑笑,继续安静地听下去。

骆雨荷接着说道:“何况,这又只是小事,你不知道,有什么关系?”

陈衔玉道:“但您是我师父,作为徒弟,连这也不了解,似乎太说不过去了吧……”

“哎呀,师徒又怎么了?”骆雨荷道,“哪怕是夫妻之间,也有秘密呢……”

说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

她说着说着,忽然,就失了底气。

刚刚还瞪陈衔玉呢。可是,现在她自己又打的什么**方?

骆雨荷气急,尤甚方才。

她恨不得缝上自己的嘴,该好好说话的时候,竟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现在的气氛本来就诡异又微妙,现在,则变得更加奇怪。

面对这样的情况。她忍不住看了陈衔玉一眼。

陈衔玉一向擅长打圆场,他可比她在行。

可是,面对这种诡异的气氛。哪怕是一向善于调和气氛的陈衔玉,也无话可说了。

于是两个人都尴尬地闭上了嘴。

等过了一会儿,慢慢冷静下来,陈衔玉便谈起了其他事。

他没与骆雨荷对视。只笑道:“师父。其实,我们偶尔这样说说话,也挺不错。我以前一直都不知道您浅眠,如果不是您告诉我,我可能还一直被蒙在鼓里。我们不是师徒吗?自不比……旁人。”

有了刚刚骆雨荷口不择言的一个比方,现在陈衔玉每每说话,都十分谨慎。

他小心翼翼思量着开口,但说到这一句。也仍是情不自禁地停了片刻。

两人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又很有默契地往不同的方向扭开躲避。

陈衔玉接着说道:“其实。我们本来就应该多了解对方一些,有些您的事情,您不说,我不清楚。而我的事情,我不说,您可能也不知道。何必如此?我们倒不如坦诚相待,也不必有今日这样的麻烦。”

他现在慢慢清醒,也慢慢想明白了。

恐怕,骆雨荷就是心中有顾忌,觉得有些话说出来不合时宜,故而才不肯开口的吧?

正如陈衔玉所言,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何必如此?

他们是师徒,有什么事情值得隐瞒,有什么必要说不出口呢?

自不该隐瞒,自不该有那么多秘密。

反正陈衔玉是这样想的,看样子,骆雨荷也差不多。

他们结伴游历这么久,是师徒,也是伙伴。

无论师徒还是伙伴,这些小细节,也该有所了解。

何况,他们既是师徒,也是伙伴,自然比起旁人要更加亲密。

亲密……

陈衔玉想着想着,没来由地脸一红,深感心虚。

“是吧?”为了打消心中的杂念,陈衔玉迅速开口说道。

骆雨荷点点头。

虽然气氛还是有些古怪,不过,陈衔玉说的话的确是说中了她的心坎。

仔细想想,陈衔玉是她的徒弟,而她是陈衔玉的师父,但是,她却对自己的徒弟,太不够了解。骆雨荷只是知晓一点陈衔玉的习惯,比如小忌讳,比如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什么东西碰都不能碰之外,对他就一无所知了。知道姓名,知道他是她徒弟,但这有什么用?只要相识介绍过的熟人,都知道这些事情,也很容易能记住。

骆雨荷现在缓缓想起来,不由得感觉到有些心虚了。

她并不清楚其他师父是怎么对待徒弟的,但她总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好。

骆雨荷只有陈衔玉这一个徒弟,自然希望好好教导他。

可惜,现在陈衔玉变了个样子,她连他为什么会落入这样的境地,都不晓得。

所以,骆雨荷有些失望,是对她自己。

她如果能够好好对待他,也许,他不会变成那样的。

现在,也许是天降的机会,他们终于能够好好相处一段时间,不会有其他人打扰。

骆雨荷甚至想到,她或许早就应该这羊了。

她就应该多跟陈衔玉说说话,长久交流,或许她能慢慢搞清楚徒弟怎么会变了个样子。

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骆雨荷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教导陈衔玉才行。

现在开始,应该也不晚。

来得及。

骆雨荷越想便越觉得是这个道理,最近没有见过外人,不被其他因素打扰,陈衔玉他的情况,岂不是又好转许多?也许她与他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之后,他就会慢慢变好,也许,一直这样下去,他终有一天是会痊愈的。那种可能性不大,甚至可以说很小,但骆雨荷一旦想到有这种可能,便不想要放弃希望。

再说了,师父与徒弟交流,岂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吗?

认真回忆一下,他们师徒二人,其实很难得才能这样安静地聊天呢。

骆雨荷自己,也想要多多与陈衔玉说话。

于是,她便忽然严肃起来。

“坐下。”她拍拍陈衔玉的石床,自己先坐上去。

陈衔玉见她一脸郑重,还以为她要宣布什么大事,连忙按照她指示的,坐在石床上。

“咳咳,坐好。”骆雨荷指点他,让他看着自己。(未完待续……)

沈阳市骨科医院预约挂号
湘西自治州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银川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宜昌权威男科医院
唐山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