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晴雯的如梦令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太阳下真是活见了鬼

2020-01-16 18:04: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晴雯的如梦令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太阳下真是活见了鬼

人群中的百里奚突然说道:“少一的手真够快的,若非亲眼所见,真不敢想象他能做到。”

少一清楚自己的手再快,就算逃得脱咕咕和耿丁的法眼,也难逃百里奚那双比鹰眼还贼的眼睛。

众人听到后,纷纷回头,将目光聚焦在人群最外围那个衣衫粗鄙、眼神纯净、性格温和的娃子身上,这个娃子就是百里奚。

在无数双眼睛的期待下,百里奚像说错了什么话似的,脸唰地一下通红起来,他退了几步,准备转身撒丫子就跑。

耿丁将手掌轻轻放在百里奚肩上,对他说道:“奚娃子,你给村长说来听听。”

百里奚在耿丁的鼓舞下,望着剑阁前四位看似永远都会静止下去的人影,对期待已久的众人讲道:“南氏九剑在无忧剑宗之中以快著称,南长老又在快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乱’字。然而,少一竟举着银杉木挡住了南长老的剑气。”

“说重点!!扯那么远干嘛?真是的——”何仙姑催促道。

他点点头说道:“额,让我惊叹的并不是少一极快地做出了应对的反应。而是少一双臂的肌肉竟然可以在一息之内完成二次以上的拉伸动作,意思就是说,一呼一吸间两次的肌肉用力,族内最拔尖的猎手恐怕顶了天也就只能在一息之间完成一次循环肌肉用力。”

“这种看似简单的肌肉拉伸,因为快,故而承接住了南氏九剑的闪电剑气。同样的原因,少一用强,在南尚长老的鱼影子主动扑钩之前,就先声钓住了他。只是,真不知道少一是如何完做到这一息二力的……”

冷雪接着话茬,说道:“若非俺爹打通他一条经脉,他根本不能运气,以掌控银杉木,更别说用之于钓鱼啦。”

“能接住南长老一剑的我辈中人,恐怕只有少一一人吧!他的体质要远远弱于人们之前所认知的废柴体质,仅靠一脉之息疏导源力,并在这么短时间炼就到这等火候,简直可以称之为奇迹啊!”百里奚为之辩解着。

百里奚这一通话,让众人回忆起角力过程中那道极强的银光,似乎,背后还有些深层的含义。

耿丁见百里奚说得针针见血,对这个孩子,更添了几分愧疚:“生不逢时啊!你偏偏要与少一和咕咕一前一后来到这个世界上,若早生个四五年,凭你这娃子的天资和见地,不说主剑,就是作个剑阁晒剑的副剑也是绰绰有余的。”

百里奚虽算不上根正苗红,却蒙太初垂怜,慧根不浅,更难得的是内心纯净,故而,深得冷柯喜爱。

小荷才露尖尖角,耿丁知道,只要稍加点拨,日后便有通慧融通之才。

……

咕咕见四大长老已然动了起来,他们互相耳语了一番,然后,各自归位。

只见南尚走出不到十步,接着转身,拔出了手中蓄意已久的南九。

南九剑真身出鞘,银光耀天。

杂乱如一团银色的烟尘瞬间已冲击到少一面门前一寸之地,少一和南尚之间立时横起一道银色飘带。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耿丁完全可以上前提出,但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连面部的表情都平常如故。

人群中,大家都在等着看长老南尚要如何压制住小儿少一,今天不失为一场好戏,但逆天顺天,终究这是长老南尚的局,只看他要怎么教训少一。

广场鸦雀无声,众人紧张地注视着剑阁前这即将开打的一老一少。

……

少一傻傻地站在原地,一会儿看看手中的银杉木,一会儿瞥一眼四周游走无序的剑气。

很快,南尚变招极快的剑气已浓云压境般在少一周围织起了一个寒气森然的大。

咕咕焦急地喊道:“快中一个“乱”字。”

观看少一,咕咕发现他临战之际,竟然出其不意地放松了下来,浑身保持着松弛的婴儿状态。

少一终于做出来一个准备的架势,把银杉木松塌塌地提了起来。

南尚并没有因为对手是小儿少一,就放松警惕,他运气于内,发力于外,驱动剑气,足足凝练出一道极细极亮的银光,刺向少一手中的银杉木。

剑气稳稳刺中了少一手中的银杉木,正是通过这一刺,南尚摸到了少一极静、极厚重的气量,身为长老的他不由得吃了一惊。

刺中银杉木的一刻,南尚忽略了银杉木顶端那枚银针。只见银针没有被剑气打中,也没有被剑气震落,只是变得异常的弯,银针对抗指向的,正是袭中银杉木的剑气。两力相撞,烟尘再起,乌云散去。

南尚还不死心,他再行凝练剑气,然而,冷柯上前喊道:“够了!”

南尚听后,只得作罢。

……

冷柯问:“少一,你是如何以无招之式破了知境的剑宗老司机的?”

此时的少一尚不知知境是怎样的境地。

在和南尚交手的时候,他只是尽自己的本分,时时刻刻在感知着有形剑气、无形力道……

说来,他只是看懂了一点——南尚长老无序的动念。

少一谦卑地回答:“这得感谢南长老手下留情。有序,得有序应之。南长老的南氏九剑招招乱发,可视为无招,晚辈自然不敢按常路出招。

“晚辈心随本意,于乱序中抓住了剑气纵横指向之间的呼吸。于呼吸的间隙,晚辈只是做到了出招而已。”

南尚哑巴吃黄连,没有出声。他耗尽一生心血创新的南氏九剑,不意间竟葬送在一个不懂修行的娃子手里。

难怪田二爷毫不吝啬地冲耿丁竖起大拇指说道:“贼,徒儿贼,说明师父实在是贼!”

耿丁顾左右而言他,果真谦逊得“贼厉害”。

险过第二关后,少一在通往下一关的短短数十步的路上,特意慢下了脚步,力求每一步都踩稳,落到实处。

或许由于前面过关的艰辛,也由于一直在全情投入,此时的二人明显都体虚乏力。

他们说不出来,但很明显都能自我感知到:因一直不得歇息而造成的周身酸痛,灌了铅的腿,磨盘压制般吃劲的膝盖,生锈般的肌肉牵引……

:天蚕土豆大神新书《元尊》、猫腻大神新作《》

鹤岗市传染病医院怎么样
宣威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黑龙江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治疗牛皮癣聊城哪家医院好
咸宁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