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九州刀客行第十六章我是魔君

2020-01-24 20:38: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州刀客行 第十六章 我是魔君

夜已入了暮年。

玉兔跑了大半夜,此时歇落在远山山头,呼唤着睡在山下的霞云。东边的天上,有一丝难以觉见的红光摇曳在璀璨的星河。

树林中,木叶簌簌而响,千亦在烤兔子。

兔肉被一根炎木棍串着,架在火焰上缓缓翻滚,兔子已经烤了不少时间,木棍却并没有燃烧,这种木材极耐高温,生存力极强,许多地方都可见到,千亦随处折了一支,用它来烤兔子,是再适合不过的过去。

火焰欢快的跳跃着,兔肉里油脂被追赶了出来,缭绕在微黄的兔肉上,黄灿灿的,像是初升的阳光洒了一层,看着十分可口。而千亦更是不知从哪里寻来许多香料,化成粉,均匀的涂在上面,经火一烤,再与油脂一混,顿时诱人的散开,几乎把晚风都醉倒了。

小微微双手忖着下巴,坐在一旁,看得眼睛都直了,小舌头不住的在樱桃小嘴上舔来舔去,馋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其实小微微以前家里虽穷,但也不是没吃过烤兔子,会露出这副表情,虽然和千亦把兔子烤得很香有关,但更多的却是因为她真的很饿。

千亦晕倒后,她和姐姐就一直守在山洞里,每天是姐姐下山寻些吃的,可一梦江城不是酒馆客栈,自然没有现成的食物,姐姐和她又都不会做吃的,所以每天吃的都是一些野果。

雪山很高很冷,每日往返辛苦也就罢了,而小微微是凡人之躯,虽然有千亦的黄金战衣保暖,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于是想等千亦醒来后再做打算的想法落空了,三人一兽下了山。

这几日被又酸又涩的野果折磨得想吐,两个女孩决定尝试着烤一只兔子,而尝试的结果就是先前千亦所见――好好的兔子被烤成了一坨木炭。

于是没办法,又吃了些野果,勉强睡下。

现在千亦把兔子烤得如此之香,小微微自然难以自矜。

雨寻烟坐在千亦身后三丈远的地方,面朝着一边,抱着膝盖,也抱着长剑,没有看千亦烤兔子,她是打定注意,要是千亦这坏蛋不给自己道歉,她就不吃少年烤的兔子,所以小脸冷冷的,看也不看。不过过了一会儿,女孩忽然担心起来,因为她想起那日在浮生酒楼,千亦做了三碗面却没有自己的份儿,而这次兔子只有两只,要是少年这次也没有打算给她……

担忧没持续多久,很快就变成了微酸的愤愤。雨寻烟暗暗握紧小手,这坏蛋那样欺负自己,要是还敢不给自己吃烤兔子,就咬死他!

相对于两个女孩的反应来说,懒懒就镇定得多了。

它“不负懒名”,正懒洋洋的躺在地上,四只小短腿扔在地上,露出白白的小肚皮,呼呼大睡着。

半个时辰前,五个没长脑袋的噬血魔跑来嘲笑放肆,在茅房里打灯笼――找死(照屎),搅扰了它的美梦,气得它勃然大怒,变回了原身。虽然它没想过吃这些恶心的东西,但并不妨碍它杀戮,所以它很干脆的杀了三头,倘若不知最后主人出现,剩下的两个也被它杀了。

可有些让懒懒郁闷的是,主人阻止自己后,上去说了两句话,然后也一刀把两个噬血魔杀了。

懒懒想不明白主人是什么意思,不过它也懒得想,变回小白狗的样子,又要往小女孩身上扑,可这一次小女孩却没有欢喜的接住它,反而脸蛋上写满了惊骇的表情。

懒懒很喜欢小女孩身上的味道,见她忽然害怕自己了,知道是自己刚才变回原身吓着她了,赶紧撒娇打滚,又是讨好的在小女孩怀里蹭,又是伸出小舌头舔,还耷拉着小耳朵,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把它小时候惹主人欢喜的招式都用完了,小丫头神色才平和下来,轻轻的抚摸它的脑袋。

安慰好小丫头,懒懒又准备睡觉了,它知道主人在烤兔子,但它也知道它的小鼻子会在主人烤好的那一瞬把它从美梦中唤醒,所以它一点也不担心,呼呼大睡起来。

夜色静静地,玉兔已滑落山头,天空中只有一片星河莹莹摇曳着。

而这时候,千亦的兔子终于烤好了。

懒懒瞬间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笨拙的小身子异常灵敏,一个闪身就扑了上去,对着烤兔肉一口咬去,不过兔肉没咬到,千亦揪着它后颈的一撮毛,把它提了起来。

懒懒急得四只小爪子挥来挥去,却始终够不着,最后只好哀声呜咽。千亦扯下一只兔腿抛到小家伙怀里,懒懒顿时眉开眼笑,抱着就一阵乱啃。

收拾好懒懒,千亦把炎木棍上折成两半,一边一只兔子,然后把一半递给小微微,一半递给雨寻烟。

小丫头自然是开心的接了过去,有些腼腆的红着脸给千亦说“谢谢”;雨寻烟却寒着脸蛋,看也不看千亦。

千亦有些疑惑的看着女孩,按他之前看到那只烤焦的兔子和地上一些散落的野果来看,雨寻烟应该想吃东西才对,女孩的境界也没到可以“吸收天地精华而辟谷”的地步,问道:“不饿吗?”

雨寻烟咬咬小嘴,冷冷的说道:“不饿。”

可是话刚落音,肚子却造了反,“咕咕”的叫了起来。

千亦浅浅一笑,把串着兔肉的木棍硬塞到女孩手里,没等女孩再羞恼的拒绝,已经转过了身。

小微微咬了一口香香的兔肉,这才发现大哥哥没吃,有些疑惑的看着千亦:“大哥哥,你不吃吗?”

千亦点点头:“有些事。”

千亦要做的事是埋兔子。

他把烤得焦黑一片的兔肉从炎木棍上取下来,眸光有些黯淡,静静地立了片刻,他拔出天鸿,蹲下身,一刀一刀的挖坑。

坑不大,所以很快就挖好了,千亦把兔子放在里面,然后埋上土,压实了,这才起身。

雨寻烟看着千亦的背影,有些不解,但更多的却是羞愤,因为兔子是她烤焦的。

女孩扬起秀眉,小琼鼻微微耸着:

“既然你怜悯它,为什么还要再杀它的同类?”

晚风幽幽,掀起少年如雪的衣襟。

千亦对着忽然被墨染得漆黑的夜色,半晌没有说话,然后,他慢慢地转过身,看着雨寻烟,神色平静而认真:

“因为有生命活着,就必须有生命付出,无论杀的是兔子还是别的,但是这并不是失去怜悯的理由。世界许多时候不太美好,但我觉得正是有像怜悯一样的情绪存在,所以才能活下去,继续行走。

“另外,倘若你没把握为一个被你夺去的生命负责,那么你最好不要尝试。”

说完这番话,少年拾起地上的黄金战衣,把懒懒和兔腿都扔进了竹篓,又从里面取出玄色面具。

雨寻烟还没来得及回味千亦说的话,看到少年的动作,忽然心里有些慌,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想问千亦要干什么,张开嘴,却不知道从何问起。只有静静地看着少年穿衣,提刀,掩上面具,竹篓又消失刀里。

小微微这时候也没有啃兔子肉了,小嘴油油的,眼睛却呆呆的,她看着千亦:“大哥哥,你要走了吗?”

千亦道:“我是魔君。”是一梦江城一万魔族的魔君。

小微微没了话语,她虽然小,但是很聪慧,知道大哥哥是要去寻找魔族了,她想和大哥哥在一起,可是又怕拖累大哥哥。

千亦整好衣衫,看着两个女孩:“烤肉吃多了不好,离这儿东南十里,有几棵猕猴桃树,已经成熟,摘两三个吃。”

说完这话,千亦和十七年来一样,没有道别,转身而去。

踏步之间,东边的天空忽然绽放出一朵明媚的朝霞,宛若千百海棠花同时盛开,飘摇在远山上,让人心醉。

黎明到了。少年踏着晨光,迎着一夜的凝露,向远方行去。

雨寻烟握紧少年给她的兔腿,望着少年的背影,忽然心里空落落的,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少年越走越远,身影渐渐被青叶掩去了,战衣的金色只剩下一点,间或飘摇在蓊郁之中。

最后,山岚一舞,连那一点金色也消失不见了。

晨风徐徐吹来,东边的山上,一抹嫣红,望过山头。

女孩望着林海,鼻子酸酸的。

直到这时候,少年也没问她的名字。

贵港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剑河县民族中医院怎么样
包头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广西如何治疗牛皮癣
惠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