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重生我是大异端 第十九章 价值

2019-10-13 00:17: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我是大异端 第十九章 价值

神説,凡事,凡物,凡人,都有存在的理由,且独一无二。

北方官厅,端坐着的新任执政官身穿褐色华服,脸色阴沉地听着汇报。从第五军团回来的信使把发生在那儿的一切,事无巨细的诉説着。

“该死的。”执政官心中暗骂,摁着桌面的手掌青筋突起。谁都知道北方执政官这个位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烧热的锅底,没有深厚功力坐上来屁股是要烤焦的。

“杜克议员呢?”听完汇报,执政官眼珠一转,低声问到。

“杜克议员从始至终只是核实了下身份,没有别的动作。”信使想了想肯定的回答到,“回来后就直接去了城里的浴室,据仆人説已经洗了两个时辰了,还没有出来。”

“唔。”执政官站了起来,走了两步,抬头道:“安排个合适的机会,我想单独拜访下这位议员先生。”

信使diǎn了diǎn头,弯腰退出房间。执政官朝门口招了招手,从家族内部挑选出来的优秀骑士立刻走到他面前,执政官神情诡秘地吩咐道:“在我和议员会面的时候,刺杀他。当然,只要重伤,要死也得让他回到帝都再説。”

脸庞瘦削的骑士目光中闪过一抹杀气,手按长剑颔首退下。

每个人都有独特的价值,每件事也有对应的价值,上任执政官的失败并没有成为后继者的警示牌,相反为了给北方官厅擦干净屁股,有时候鲜血比水来的更快。既然不能全身而退,那就把这滩浑水再搅一搅,让它浑不见底,它的价值説不定就能左右全局呢。

执政官眯着双眼,竟然有些不为人道的兴奋,难怪都説权利是男人的春药。

就在执政官沉浸在意淫权利的快感当中时,一袭黑袍意外的出现在城里最豪华的浴室中。不仅成功避开了浴室外的盯梢,连浴室内的人也悄无察觉。

半躺在大理石浴池中的杜克议员皮肤发红,已经搓洗了半天的他仍然觉得身上有股怪味,这让服侍他的两个女工很是为难。泡了一会儿,杜克议员抬起胳膊闻了闻,才稍微有些舒心,看看浴池的水,皱眉吩咐道:“再换一池水。”

门外侍候着的仆人忙不迭走了进来,垂着的脸上满是怨愤,“这个王八蛋,已经换了五次水了!”

在仆人们换水的间隙,杜克议员围着浴巾瞄了眼两个女工,看见她们暴露的胸脯和大腿,xiǎo腹忽然一热,胯下慢慢升起了个不大的xiǎo帐篷。两个女工显然也是久经人事的熟女,本来就是吃这碗饭的,见状又如何不晓情知趣,立刻甩了个媚惑的眼神给客人,双腿像鱼尾般绞缠起来。

搓个澡跟搓个帐篷那能一样吗?答案是否定的,女工们相视一眼,脱下身上的薄衫,朝帐篷鼓起的议员走了过去。

这房间本就是浴室中的单间,装饰还算豪华,等仆人们换完水退出后,杜克议员的双手已经迫不及待的抓住了两团柔软,除了在肩膀处给他按摩的女工,在浴池水中还潜着另一个卖力吞吐的女工。

“咝……”,帐篷的支杆倏然被裹进滑腻滚烫处的刺激太大,议员冷抽了口气,在女工身上游走的双手骤然抓紧,被抓痛的女工秀眉拧起,轻哼着靠在他的肩上。潜在水里的女工就好受的多了,闭着眼只管卖力吞吐那dǐngxiǎo帐篷中的短xiǎo支杆,好让客人能在她几口气之中“早登极乐”。她的最高纪录是曾服侍过的一名边军壮汉,换了几十口气才让那家伙舒服,而她却差diǎn憋死在水里,埋没自己“萨利德水妖”的绰号。

“嗬,嗬……嗬嗬……”在潜水女工快要第一口气快完的时候,杜克议员忽然背脊一紧,双手抓着按摩女工丰满的屁股,舒服的叫着。

“咕咕。”翻着水泡的池水中冒起女工的脑袋,诧异的看着已经登上极乐巅峰的客人,眼底掠过一丝鄙夷,擦了擦嘴角,扭着屁股走出浴池。被杜克议员抓了两把的女工也轻轻推开一脸满足的客人,跟同伴双双拿起衣服走出浴室,找老板索要这额外的工钱去了。

满身轻松的躺在浴池中的杜克议员,轻轻喘息着,满脸潮红的枕着池边的大理石正准备xiǎo憩片刻,耳边忽然传来低沉的问候:“议员大人,很会享受啊。”

杜克议员瞬间睁开双眼,待透过氤氲的水雾看清来人的面容后,发现并没有危险后,紧绷的肌肉又松了下来。

“跟第五军团那种地狱相比,这里的确算是天堂了。”杜克议员向上挪了挪身体,自动忽视了来人挪揄的眼神。

脱去黑袍只着紧身甲胄的梅恩在浴池旁半蹲下,漫声道:“议员大人倒是找了个好避风所。”

“坦诚相见”的杜克议员拨了拨水花,故作好奇的説道:“梅恩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议员大人出身塞缪斯这种高贵家族,显然很少尝到这种路边野味儿吧?”梅恩将黑袍放在膝上,笑着打趣道。

杜克议员老脸微红,脑海中不期然浮现出妻子水桶般的腰身。当然,原本她也是曲线毕露的女人,但禁不住食物和岁月的双重岁月,身材和女人的韵味儿早就丧失殆尽,夫妻关系也渐变冷淡,如今在家也就是那个俏丽的侍女还能偷偷抚慰下自己受伤的心灵了。

“我想要什么,议员大人很清楚。”老派政客的作风就是狡赖,即使杜克早就猜中来人的来意,但抿了抿嘴唇并不搭腔,依然抱定姿态不主动开口。梅恩只好率先抛出价码,“克里夫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这份人情不是每个人都卖的起,这份好处也不是每个人都受得起。”

睨了眼目光炯炯的青年,杜克眼皮又耷拉下来,低声道:“继续説。”

“塞缪斯家族在参议院耕织多年,而议员大人却一直徘徊在中层多年,连凭资历和声望都完全符合的副参议长的位置,您都没有竞选过一次,这难道不奇怪吗?”

杜克议员的眼皮完全合上,双手交叉在水里,像是睡着的模样。

“唯一能解释的原因

,就是塞缪斯已经获得参议院半数以上席位的支持,如果需要,您完全可以在幕后操纵一切,而且不必走上台前承担风险,对吗,议员大人?”

直到此时,杜克议员才徐徐睁开眼睛,正视自己面前的青年人,他揉了揉自己浮肿的眼皮,轻声道:“难道塞缪斯还不够低调吗?”

“低调?”梅恩嗤笑一声,“贵族中是有不少傻子,但并没有多少瞎子,议员大人。”

“塞缪斯作为泰伦十大古老贵族之一,尽管已经平庸了两百年,但没人会放松对你们的警惕,费diǎn心思总能发现diǎn什么,尤其是我们。”

“我想知道的是,在参议院实际上已经是另一位‘参议长’的您,插足这件事到底想要什么?”

“那就看你能给什么,或者是狼王能给什么。”杜克议员忽然笑了,他很乐意跟聪明人打交道。在参议院,很多人都只看到了自己平庸的笑脸,却不知道这张笑脸下隐藏了多少年的聪明和智慧。

“狼王能给的是整个克里夫家族的友谊,如果哪天您想要,哦不,是您必须要站到台前的时候,至少会有半个军部为您欢呼捧场。至于我个人,也会在恰当的时候对您表示感谢。”

“塞缪斯有这样的价值吗?”杜克议员深吸了口气。

“无论您有没有这样的价值,我弟弟肯定有。”

锋芒就像袋子里的钢针,一不xiǎo心就会漏出针尖,年青人终归还是年青人啊,杜克议员翻了个白眼,无奈的叹气道:“看来今天我是不答应也得答应了,毕竟你的开价太有诱惑力,而且相比这件事背后的复杂情况风险更xiǎo。”

“不过,我只能答应在参议院的范围内控制这件事的舆论方向,超出的部分塞缪斯很期待和狼王阁下私下再商量。不瞒你説,事实上这趟出行原本我也没打算来,却不幸被那个老头儿diǎn到了名字,但即使我不来,我想你早晚也要找到我的吧?”杜克议员伸着懒腰从池子中站了起来,丝毫不介意自己短xiǎo的支杆就那么暴露在晚辈面前。

“毫无疑问,成交。”梅恩起身,披上黑袍后淡然道:“我个人建议您提前返回帝都,因为同样有人也把主意打在您身上了。”

杜克议员目光一闪,微笑道:“作买卖从来都是价值最大化,不是吗?”

“那么祝您好运。”梅恩施礼后走出房间,很快消失在浴室,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翌日,在用完午餐后,闲来无事的杜克议员在北方官厅的后花园,跟同样散步的新任执政官鲁尼偶遇,两人在友好亲切的氛围下对北方政务和目前棘手的贪腐案进行了意见交换,而后杜克议员在对方的盛情邀约下,答应出席专门为他准备的欢迎晚宴。

看着含笑离去的执政官,杜克议员站在花园里同样笑的轻松自在。他知道在背后的树丛里伺伏的人,但身为老派贵族出身的自己,深知买卖的第一要务,那就是确保价值在体现前不会流失半分。

树丛中侍奉执政官的瘦脸骑士隐约嗅到了一丝危险,但他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依然有条不紊地抽出弓弩,放上毒箭。他的手很稳,作为执政官家族多年来培养的死士,他已经执行过这种见不得光的任务很多次了。

“嗖。”

很轻的声音,很快就混淆在微风中,几乎不可察辩。瘦脸骑士凭直觉猛然侧首,突袭的匕首擦着脸庞在眼前消失。下一刻,鬼魅般的匕首又划到了自己的喉咙,骑士仰起脑袋双脚蹬地,在腐烂的树叶上踩出两个脚印,倒飞了出去。

那枚匕首和握着它的人却像疾风一样紧缠着他,在骑士落地的瞬间,一只大手迅疾无比地按上他的脑袋,将他狠狠摁在树杆上,震得树叶簌簌落下。瘦脸骑士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受制的瞬间就朝眼前的身影射出了弩箭,但马上就惊骇欲绝的瞪大了双眼,因为那枚本该射穿对方胸脯的的弩箭竟然像射中了空气,骤然消失。

空间法术!

匕首干脆利落的刺穿骑士的喉咙,将他钉在树杆上。随着骑士恐惧的瞳孔逐渐放大,神采全失,匕首的主人转身离去。

站在花园中的杜克议员仿佛对背后发生的一切都全无察觉,微笑着闭上眼睛,享受郁郁葱葱的花园中的鸟语花香。

沈阳治疗宫颈炎方法
肇庆治疗癫痫病方法
淮南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沈阳治疗宫颈炎费用
肇庆治疗癫痫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