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兽域狂啸 第七十五回 大团聚

2020-01-16 17:32: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兽域狂啸 第七十五回 大团聚

“什么?我的族人到了?”正与一众大小头目议事的林啸一听到这个消息,马上惊喜地跳起身来,就往议事厅外跑。△,

正蹲卧在议事厅门中的阿铜亦通人性,也发出一声欢快的低哮,紧紧跟着林啸。

刚出城主府的大门,兴冲冲的林啸便与大队的虎族人撞了个正中。

“啸哥!”林蓓已如小蝴蝶般扑入了林啸怀中,阿铜也兴奋地凑上前去,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好一阵亲热。

“见过盟主。”林洪上前恭敬地对林啸行礼,他这是故意在人前尊称林啸,以维护他的权威。

但虎族的年轻人们可都是粗人,没林洪这个祭祀这么多弯弯绕,早涌上前去,将林啸围住,又是叫,又是跳,林啸长,林啸短,好不亲热。

“这帮臭小子!”林洪又气又无奈,连连摇头。

身躯高大雄壮之极的林岩笑呵呵地拍拍林洪的肩膀,説道:“洪哥,就让他们闹吧,年轻人嘛,这么久不见了。而且,林啸的权威可不是靠表面功夫得来的,都是靠他的拳头和头脑。”

林洪diǎndiǎn头,也是欣然一笑。

有些人的权威靠的是表面的摆谱,人虽畏之,心实鄙夷,而有些人的权威,来自自己的实力和贡献,这样的人,就算再怎么没架子,也无损别人对他的敬爱。

部下会在这样的首领面前没大没小,甚至和他打打闹闹,但也会为这样的首领赴汤蹈火,肝脑涂地。

“林雷,你怎么也跟族人们一起?”林啸一边引着族人们往城主府里走,一边问刚看到的林雷。

不待林雷回答,嘴快的林蓓便叽叽喳喳説道:“我们在北上的途中刚好遇见雷哥,还好遇见他,及时告知我们前方有黑水部狼族的大队人马,不然免不了一场恶战。

“我操,我倒怪雷子多事,本来可以痛痛快快杀一场的。”林炎不满地啧啧嘴。

林雷瞪了一眼林炎:“切!炎仔,你就知道打打杀杀,跟老大这一个月白跟了?”

“好了,好了,你们俩别一碰头就吵,雷子,你任务完成了?”林啸笑着拦住斗嘴的这一对冤家。

一听这话,林雷眼中马上一片兴奋之色:“老大,你拿着尼轰部今年要给人类上贡的一千多副甲胄和历年积存的精品兵器走后,我连日催工,终于搞定了,你看!”

説罢,林雷伸出右手,他的右手无名指上,正套着林啸原先从鼠族那里得来的空间戒指,林啸得到丽娅所赠的新戒指后,便解除了它的认主状态赠予了林雷。

空间戒指微光连闪,四周围观的各族兽人皆齐声惊呼。

在城主府的演武场上,蓦然出现了一大堆小山般的崭新甲胄,皆泛着金属的哑光,各部件之间以皮革缀连,精良无比。

“这是崩答大师研究透了咱们那副古甲后,根据其原理,进行了简化创造出的新型钢甲,适合兽族战士穿戴,能耐狂化,并且可以快速地大批量生产。这批共有二百五十副,特按虎族人身材打制,我这个空间戒指只能装这么多。巴嘎説我们可以每隔三个月去拿一次。”林雷指着这堆盔甲説道。

“太好了!”林啸喜不自禁,“这批盔甲便配给虎族,下次去尼轰部取后续盔甲时,可将我们现在华盟其它兽族的身量尺寸详细告知他们,如此,慢慢地给所有华盟战士都配上这种盔甲。”

四周欢声雷动,这种以金属为主的甲胄较之现在大家所穿戴的纯皮甲防护力有云壤之别。

“另外,还可向他们订制一批兵器和钢盾。”林啸补充道。

林雷diǎndiǎn头,説道:“尼轰部现在得到老大你所赠送的那批珍稀菌种,又得到尤娜婆婆专程携生命神杖助力数次,菌粮的产量倍增,现在全族振奋,不分日夜地为我们赶制兵器甲胄呢。”

“巴嘎这小子,还挺够朋友的。”林啸满意地diǎndiǎn头。

虎族阖族而来,当天晚上,双头鹰城里自然又是一番热闹,城主府里更是一片喧嚣,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好不快活。

席间,林啸与一众头领又定下了华盟未来的组织结构。

华盟的一万来名战士分为三个军团,各三千人,由各兽族战士混编而成,以期取长补短。

第一个军团由林岩为统领,名为磐石军团,专事双头鹰城的防御。

第二个军团由林炎为统领,名为烈火军团,第三个军团由林雷为统领,名为天雷军团,这两个军团为攻略军团。

军团各大小头目皆由各归附部族首领的儿子担任,所以説,这三个军团的骨干都是年轻人。

而剩下那一千最精锐的战士则全部着林啸之前从尼轰部拿来,后来暂时在大战中给牛族战士用的那一千多副精甲,组成游击军团,名为选锋军团,成为总预备队,由林啸亲自统领,在林啸外出时则归元老院统领。

元老院由林洪、豹冲、牛震、熊大、猪刚鬣、羊睿和马疾组成。

与依附民族只以三分之一力量进驻双头鹰城不同,这些元老们所率领的部族是华盟真正的核心力量,他们是全力投入。

熊大全族都迁至了双头鹰城,花豹部三寨也都放弃了各自经营已久的山寨全族来附。

牛震只留了极少量的族人在翠屏河谷继续耕种,其余大部都搬到了双头鹰城。

而猪刚鬣,则与其兄猪坚强正式分家,领着他自己的两千部属全部来到双头鹰城。

对弟弟的离去,猪坚强一diǎn意见都没有,他向来八面玲珑,自己的兄弟在这个新兴的势力中有一席之地,他这个当哥哥的就多了一个进退的凭借。

羊睿和马疾因为部族在稀树草原,一时不可能全族来投,但他们也将全部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了华盟,他们是华盟向北发展的先头部队。

这几位都是成名已久,各为一族之长,老成恃重,平时在华盟各独挡一面,有的负责贸易,有的负责情报,有的负责刑罚等等,但有大事便一同合议,出谋划策,是林啸的智囊。

一旦林啸外出,遇有大事则由元老院全权临机处置。

华盟,俨然已成为一个严密的组织,这一切设计,皆出自林啸的主意,对从二十一世纪来的他来説,设计这一切不过是左借右鉴,但对兽人们来説,这些都是闻所未闻,只觉大开眼界。

人群有了组织,便如杂乱的细胞构成了一个生物,有了生命,从此能自己成长壮大,就算受了一些损伤,也能自我治愈,轻易不能灭亡之了。

欢宴至深夜,城主府里依然欢声一片,虎族人精力旺盛是出了名的。

林啸微有些醉意,便摇摇晃晃地提着酒壶站起身来,一路拍拍这个的肩膀,捶捶那个人的胸膛,从后门而出,想到花园中去透透气。

一走入后花园,行不了几步,宴会厅中的吵杂声便变得渺茫起来。

説是后花园,其实无非是杂花野树,加上一些拙劣模仿人类花园的假山池塘而已,但这一切在月光的笼罩下却有了一种别样的协调和美感。

天上一轮明月,圆如银盘。

喔,又是一个月圆之夜!

回想上一个月圆之夜的那场血战,恍如昨日,不经意间却原来已然过去了整整一个月。

林啸边走边注视着天dǐng的明月,好一会才收回感慨的眼神。

刚收回视线,林啸却看到在一个池塘边的假山上,赫然坐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抬头望着明月出神。

林啸眼神一动,背着手沿着假山上的台阶,轻轻走了上去。

这个高大的男人有一头黑金相间的长发,在月光下,那发亮的金发被染成了银色,此人正是犬朗。

“唉!”犬朗轻叹了口气,举起手中的酒壶“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一口气将酒壶喝干,然后依然怔怔地望着天上的明月。

“阿朗,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望月发呆啊?”在犬朗身后站了一会儿的林啸开口问道。

犬朗一激灵,忙跳将起来,转身对林啸行礼:“主人,我看你喝得高兴,不需要我在旁伺候,便来这里看看月亮,我失职了。”

林啸衣袍一振,找了块石头坐下,也示意犬朗在一旁坐下。

犬朗行礼道谢,便在旁边恭恭敬敬地坐了下来。

“月亮很美。”林啸看看月亮,diǎn了diǎn头。

犬朗沉声説道:“是。我们犬人与狼人,出自同一渊源,颇多相似之处,月圆之夜,我们也睡不着。”

“怎么长吁短叹呢?”林啸看看犬朗。

“只是想起一些往事。”犬朗的声音有些黯然。

“是你的身世吗?”林啸忽然问道。

犬朗一愣,回答道:“是的,的确是想起一些我自己的身世。”

“你会人类的武技,也与你的身世有关吗?”林啸笑笑,将自己手中的酒壶递给了犬朗。

犬朗接过酒壶,“咕咚、咕咚”连灌了好几口,硬朗的喉结一阵上下滑动。

放下酒壶,犬朗默然了一会,才缓缓开口道:“我的确是会人类的武技,因为,我自小是在人类世界中长大的。”

凉城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陈巴尔虎旗人民医院怎么样
呼和浩特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
廊坊治疗龟头炎方法
癫痫病治疗医院青海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