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灵农传第四十八章收徒

2020-01-24 22:26: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灵农传 第四十八章 收徒

张地急匆匆地赶回了宗门,在路途上已经冷静下来,去见郝仁还是以旁敲侧击为好,如果郝仁一问三不知,那就直接报告宗门,请宗门执法堂调查此事。

如果郝仁能给出合理的解释,再视情形采取措施,决不能当面闹翻,毕竟此人还是灵谷堂的副堂主,炼气五层的仙师,真要是给自己扣上一个dǐng撞仙师的大帽子,宗门刑法伺候,那可就坏了。

想清楚了这些,他也不着急了,先回到住处,把身上重要的东西都埋藏到隐蔽的地方,又去见过了师父老驴头和师妹。

老驴头自然欣喜异常,连连询问是否碰到了危险,张地扯了个慌,説回来路上碰到了几个毛贼,幸亏自己机灵,赶忙贴上通行令符逃走了。又取出那个融化的糖块,递给师妹吕田儿。

吕田儿见到郑重包起来的糖块,脸上显出又惊讶又欢喜的神情,那副样子似乎比见到完好无损的糖人儿还要高兴似的。一把接了过去,看了又看,然后才回过神来,红着脸问师哥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张地哪顾得上跟她説这些,应付了几句,便掉头跟师父説了回村的事,问他该怎么办?

“唔,这事是挺蹊跷的,不如这样,于情于理郝堂主都是你的dǐng头上司,出了这样的事你应该去跟他禀告一声,看他怎么説。宗门执法堂你先不要急着惊动,等郝仁答复完,你再回来跟我商量一下。此事须得稳妥处置,决不能莽撞!”老驴头叼着旱烟杆,琢磨再三才説出这番话来。

张地正合心意,diǎn了diǎn头,“好的师父,就按你説的,我这就去见郝仁去。”作别师父,转身就要向外走。

“师哥你小心diǎn儿,我……我等你回来!”吕田儿在身后跟了一句。

张地回过身来,见她俏脸儿微红,眼神中都是关切,不禁心下感动。为了让她安心,便摆了摆手,微笑道:“不必担心,好好留着糖人儿,我回来跟你一起吃。”

“啊?好……好呀。”吕田儿吃了一惊,旋即小脸儿变得通红。

老驴头笑吟吟地看着,目送张地奔了出去,对吕田儿道:“田儿,这次你师哥家里的事大有蹊跷,我得去跟我那几个老哥们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你留在这里等他消息。”

“嗯。”吕田儿使劲diǎn了一下头,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在心里默默地替师哥祈祷,但愿他一切平安。

张地来到灵谷堂,通禀一声,很快就被人领了进去。

只见一间斗室之内,郝仁正似睡非睡地端坐于太师椅上,两眼似开似阖。

“弟子张地,见过副堂主大人。”张地强压内心的不安,躬身向着郝仁一礼。

心中却在嘀咕:“也不知那黄色小鸟见过他了没有?是不是按照约定替我瞒过了此人?”

“哦?是张地啊!不知见我何事呀?”郝仁眯着眼睛,不紧不慢地问道。

张地把心一横,开门见山地道:“副堂主大人,半日之前我回家了一趟,本想探望一下父母,谁知听乡亲説,早在一个多月前,就有青岳仙师把他们给接走了,现在不知去向,此事大人可知?”

一边説着,一边抬眼凝神打量郝仁的神色,却发现大半年没见,此人苍老了许多,两边鬓角出现了缕缕白发,眼袋也耷拉下来了,面色黯淡无光,似乎老了有好几岁,不由得暗暗吃惊。

忽然郝仁两眼一睁,唰的一下,两道精光直射向张地,把他吓了一跳,有种心中秘密一下子要被看穿的感觉,赶忙低下了头,心里怦怦乱跳。

“抬起头来,方才你看到了什么?”就听郝仁语气凌厉地道。

张地无奈,只好默运青木功,将心神收摄,慢慢把头抬起,用眼角余光看着此人,答道:“弟子方才没看到什么。”

“胡説!你是不是看到本堂主容颜衰老,是以大为吃惊啊?”郝仁瞪目斥责。

张地不知他这么説是何意,明明来问自家父母的事情,怎么又扯到他的容颜衰老上去了,只好diǎn了diǎn头。

“嗯,你总算説了实话。”郝仁放缓了语气,将目中精光收了起来,不紧不慢地道:“那我也不兜圈子了,本堂主寿元不多了,最多还能活个五六年而已,原本不止这么短,只因前不久练功出了大岔子,元气大伤,还有十几年的寿元就变成了五六年了。”

张地吃了一惊,抬眼望着他,就见对方脸上显出不甘寂寥之色,咬牙切齿的模样不像假话,心里越发紧张,不知对方命不久矣,是不是要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郝仁看了他一眼,见他面显惊慌,心底冷笑一声,又道:“前不久本门有神秘流星飞过,只有你一人见到了两次,一次是在后山水潭,一次是在你自己的灵田附近,那一次还有妖野猪来犯,护卫队滕队长带人赶去,结果却被神秘流星弄得消失,至今下落不明,那头妖野猪也死在当场,我説的没错吧?”

张地diǎn了diǎn头,没想到对方开门见山就提到了神秘流星上,心底更加紧张了,暗暗催动丹田里的神秘天书,让其缓缓运转,以聚灵阵心法将周身气息都收敛进去,生怕泄露出一丝一毫,惹得对方发觉。

“你上前来。”郝仁冷冷地説了一句。

张地一颗心怦怦乱跳,喉头发干,停了片刻,还是磨蹭地走了过去。对方可是炼气五层的仙师,光是散发出来的威压就让他浑身冒汗,更别説家人都还可能捏在对方手里,他怎敢不从。

不过却也将掌心聚灵阵悄悄蓄势,一旦情形不妙,这是唯一能和对方抗衡一二的底牌了。

当两人相距一尺距离,郝仁倏地一下探出手掌,一把抓住他的右手腕,猛地一下握紧,两眼精光大盛,喝问道:“我最后再问你一次,那神秘流星可知哪去了?快告诉我!那东西能延长我的寿元,我必须得到!”

张地感到对方的掌心粗糙干硬,右手腕犹如套上了一个老虎钳子,又痛又热,使劲挣了几下,却纹丝不动。不由得心底大骇,对于炼气五层仙师的实力有了最直观的认识,对他而言简直就如一座大山,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让他浑身发麻,汗毛倒竖,似乎小命随时都会丢掉一样。

情急之下,张地差diǎn就要不顾一切地催动掌心聚灵阵,拼着浑身经脉炸裂,也要把对方的法力都给吸过来。但又一闪念终止了,因为他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丝热切的贪婪,下意识地觉得这只是一种恐吓,对方应该不会真对自己下手。

于是一横心打算赌一把,连忙摇头道:“我真得不知,我父母家人都在你手中,我岂能为了那个什么流星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要了?”

郝仁目中凶光大盛,恶狠狠地盯着他道:“你胡説八道甚么?你父母家人乃是宗门派人接走,整个修仙界将有大事发生,这是为了确保你们这些青岳弟子家人的安全而已。”

“什么?被宗门派人接走的?”张地大惑不解。

郝仁阴沉着脸,解释道:“没错,这件大事一发生,我就更没机会寻找那流星了,你若知道任何讯息,最好现在赶紧告诉我!我会收你为亲传弟子,让你继承我的衣钵。”

张地一时心动,成为仙师的亲传弟子,对于他这样无法修仙的凡人炼体士而言,真是天大的福音。但旋即冷静下来,就凭郝仁这副奸诈腹黑的小人模样,若是相信他的屁话,那就和相信母猪会上树一样。

想到这里,他装作很痛惜的模样,説道:“堂主大人,我真想成为你的亲传弟子,不过我是真不知道那什么流星的去向,我若胡编乱造一个去处,你找不到,岂非更加恼火?”説着,躬身一礼:“请堂主大人告知,我父母家人眼下在何处?”

郝仁仍旧捉住他的右手腕,目光闪烁地看着他,似乎正在盘算着什么,张地心知此时不能退缩,干脆挺起胸脯,还以笔直坚毅的目光,以示自己心中无鬼,随你如何都不会改变主意。

双方这番对视足有盏茶时分,就在张地有些怔忡不定时,忽然郝仁阴阴地一笑,张地就感到右手腕中热气一涌,从对方手心里涌进来一股热气,直往他经脉里钻。

张地大骇,赶忙逆运聚灵阵心法,以吐掌方式将右臂筋脉闭合,这是他长久训练吸吐掌所掌握的技巧,当初修炼时就是把水盆中的温水吸入经脉中,再催逼出来,那时右臂整条经脉都是闭合的。

这招果然好用,郝仁掌中的热气顿时钻不进来了,他不见恼怒,反倒满意地diǎn了diǎn头,“嗯,你果然是天生绝脉,我的灵力竟然输送不进你体内。来,把嘴张开!”

张地暗呼一声好险,幸亏自己及时闭合了经脉,否则对方的灵力输送进来,就会发现自己天生绝脉的顽疾已经被治好了,那可就难以解释了。

此时生怕对方发现自己经脉的秘密,赶紧乖乖地张开了嘴巴,只见郝仁手指一弹,嗖一下一物就飞进了自己的嘴巴,随即被一股气流dǐng着直入肚腹。

“这是一枚龙虎开元丹,你小子运气不错,服下此丹能助你打通经脉,从此再也不是绝脉之人,你就能修炼仙家内功,成为高级炼体士也不再话下了!我还要收你为徒,将自身衣钵悉数传于你,哈哈哈……”郝仁大笑着道。

张地目瞪口呆,没等他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忽然腹中一股磅礴的热力涌起,在体内猛烈冲撞,似乎要将周身筋脉都给撕开一般,不由得大骇。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mp;/aamp;amp;aamp;amp;/aamp;

林州市中医院怎么样
四川省骨科医院预约挂号
常州出名的牛皮癣医院
苏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南充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