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祈圣道章二百二十四幽王祭上

2020-01-24 16:10: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祈圣道 章二百二十四 幽王祭(上)

池山城乱象四起,烽火正逐渐穿透层层厚土,朝着城内照耀它的光芒。

张溪云等人回到了先前所在之地,城内不少百姓亦是寻了回来,多是面带惊慌之色,好在望见了南若安,他们方才定下心来,安静站在一旁,亦有人察觉到了陈江已不在此地,心中猜测不已。

吴妄则是将事情大致与众人讲了清楚,却也隐去了圣人血与断指之事,毕竟事涉圣人,容易引起更大恐慌。

“前辈,我等在城内寻到的祭坛都已毁去了......”有人朝南若安道。

南若安微微点头,未再多言。

张溪云望着天上神芒,心中忧虑无比,也不知如今怎样了。

......

池山城上空。

“若真是辛伍老祖残魂,便请与子安一同诛杀姬宫湦,送他入阵,唤醒姒鸢先祖!”

臣子安望着那道自称是辛伍的身影,逐字开口道。

辛伍眸光闪烁,缓缓闭目。

“错了,汝等做错了。”

臣子安手持阵杵,往前踏了一步,直视辛伍道:“姒家为唤醒先祖,何错之有?”

姒家数数载来,为了先祖遗愿付出的一切,岂容他人否定,就算此人乃是辛伍,亦不行!

辛伍沉默,片刻后再度开口道:“中古时池山城那场灾难,汝可知晓?”

臣子安知晓他问的何事,旋即一怔,道:“先祖姒鸢为老祖辛伍付出许多,若真是老祖残魂,却一无所知?”

辛伍闻言,脸上流露痛苦之色,合眸道:“吾踏上了战场,徘徊了数数载,是吾负了她......”

臣子安犹不敢信,最终却是迟疑道:“姒家亦只有零星记载,我等从不知晓缘由,但先祖姒辛遗愿却一代代传了下来......”

“直至先祖姒辛离世前,更是留下血脉记忆,若无娘亲姒鸢,便无如今姒家,即便先祖并非人族,乃是烽火之灵,纵使天地难容,姒家亦不可逆之,子孙谨记此训,终有日,当娘亲复生,姒家子孙当替先祖姒辛磕三下响头,道一句......”

“不孝子姒辛,错怪娘亲了!”

臣子安面色复杂,接着道:“族谱记载,姒辛先祖坐化前,曾喃喃不断,‘无颜亦无缘再见娘亲一面,不敢奢求娘亲原谅,若得来世,愿重伴母亲膝下,做一世孝子。’直至血泪流尽,先祖方坐化而终。”

辛伍听完这番话,眸中动容,执剑的手却是攥得更紧。

当他再度开口时,声音异常得沙哑。

“汝,又是如何知晓吾的?”

臣子安手掌一翻,手中出现了一本族谱,与张溪云等人见到的那本大致相同,却是厚了许多。

“一切皆记载在这族谱之中。”

旋即,他翻开了族谱,沉声念道:“老祖辛伍,先祖姒鸢一生等待之人,昔日踏上了古战场,待烽火重燃日方会归来。”

臣子安抬头望向辛伍,道:“若真是老祖归来,那不正是姒家日夜期盼之事将成,烽火重燃,先祖复生!”

辛伍喃喃念道:“原来你们也不知,昔日发生了什么......”

“汝可知,汝等所谓的烽火重燃,却是让重归初始的烽火之灵彻底褪尽了昔日岁月留下的痕迹,而以鲜血洗涤的烽火,不再是她......”

“不可能!”臣子安断言道,“昔日乃是姒鸢先祖亲口所言,她生于世间至热,亦是老祖辛伍老祖亲口对她说过的,故而才会有幽王血祭!”

“原来是吾,是吾......!”辛伍脸上浮现悲痛,再度望向姬宫湦,“今日,吾定要知晓昔日一切真相!”

话落,辛伍持剑而去,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神境真意陷落一方!

他此刻,是真正在燃烧着每一丝神魂!

臣子安一惊,即刻追去,他不知辛伍究竟要做什么,但如果幽王并未陨落在大阵之中,缺少了那滴仅存的帝血,那一切便将付之一炬!

若是别人,他不敢相信能斩杀得了被烽火赋予永生的姬宫湦,可若此人乃是辛伍,能让先祖为之等待一生的男人,纵使只归来了残魂,他亦不敢去赌!

姬宫湦已然收回了目光,望向了临至身前的男人,他眸中帝火烧遍,杀意同样骇人。

辛伍自知斩杀不了不灭烽火燃身的姬宫深,但他能够镇压姬宫湦,从中夺到往昔的记忆,同样的,他不会让帝血融入大阵,那样归来的姒鸢,并非昔日真正的姒鸢!

两道神息轰然冲撞,天地亦为之震荡!

辛伍踏动神道法则,手中长剑挥下,秩序神链都化作了剑气,轰没了姬宫湦的身影!

此刻,他手中的剑,已然不是他真正的魂剑,他的魂剑早在张溪云融魔血之时,便化为了剑锁,锁住了陷仙剑!

他手中的剑,乃是魂血缔造的神剑,每次挥斩都如同是在将自身的魂魄斩去!

伤敌一千亦要自损八百!

但唯有如此,他才能在失去了魂剑的状态下,镇压得了姬宫湦。

剑光之中,一团帝火雄雄燃起,姬宫湦动怒,帝火燃身!

“辛伍!”姬宫湦再度怒吼,如同将压抑了数数载的积郁倾吐而出。

同时,帝拳霸道无匹,撕破了剑气,冲开了剑光,一往无前,朝辛伍轰来。

大道神痕浮动,被拳劲勾动,如将天地撕裂,自扭曲的空间中而来,数不清落下了多少拳。

辛伍身上盛放神光,亦有大道神痕显化,随之而起的却是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金芒流转,正是神则具象化,挡下了一道道拳劲。

辛伍悍然无畏,顶着帝拳霸道至极的冲击,行走在向四周燎起的帝炎之中,每踏一步,皆勾动数道神则,整个身子外尽是神光四射,恍若天神下凡!

一旁已然赶至的臣子安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若非他执掌杀阵,便是连他亦插手不了两尊曾登上神境绝巅的大修士之争!

神境步步如天堑,纵然羽化大修士,亦非涅槃境一合之敌!

更何况这两人,一人曾踏上圣道半步,差些证得自身果位,另一人亦曾神境大圆满,更君临天下,坐拥江山,身负天道赋予的皇道气息!

姬宫湦身躯一震,帝袍燃着炎,踏长炎而行,神光流转间,身后山河异相浮现,以天下大势镇压辛伍!

辛伍站立不定,依旧无惧,神则随他而至,神痕不时浮现。

“如今天下,早非汝之天下,汝之大势,早被大汉朝取代!”

神芒绽放,辛伍挥臂,一拳轰破异相!

“天下大势早非汝可定夺,汝,凭何镇压吾身!”

辛伍怒喝,伴随雷鸣,字字皆重逾千斤。

姬宫湦退却数步,眸中似有惊怒,口中咳血。

辛伍强势逼迫,欺身杀去,剑芒流转,剑光耸动,剑锋斩落时,池山城传遍轰鸣神音。

城内众人惊惧不已,身子不由发颤,惊恐万分地抬头望去,只见天上两道神芒穿梭冲撞,激起阵阵灵元波荡,如浪花四溅。

张溪云望见南若安神情凝重,内心更是忧心忡忡。

忽然间,一道神芒赫然朝下方冲来!

众人大惊失色,唯恐死在神芒之下,几乎转头便欲飞遁逃去。

“莫要慌乱!”

只听南若安一声大喝,如同洪钟炸响,众人这才想起了南若安身在此地,稍稍安心。

神芒转瞬即至,南若安瞳孔泛着异样光芒,望朝张溪云。

张溪云不明所以,但顷刻间神芒便笼罩了他,一道熟悉的声音响在心中。

“三生石。”

张溪云瞬间便明白过来,即刻催动劲气,识海内三生石浮现,旋即浮现掌中。

他轻轻一托,神芒裹住了三生石,直冲天际。

众人眼中惊疑不定,望着张溪云久久无言,莫非天上还有一尊神境大修士竟与他有所关联?

他见南若安望向自己,急忙道:“是大兄,他取走了三生石!”

“便是那枚能望见往昔岁月的石子?”南若安问道。

张溪云点头,南若安皱了皱眉,道:“或许那位道友真能镇压姬宫湦,若是赶得上,烽火之危便平息了。”

“不过老夫却是不解,那枚石子究竟是何物,为何能照见岁月。”

张溪云迟疑片刻,道:“溪云是自恶来墓中得到的,亦是因此,才会与大兄有了因果......”

“那三生石原本的主人便是大兄。”

南若安沉默片刻,喃喃道:“中古的遗物吗?”

他想起了辛伍说过的话,张溪云竟也曾横渡岁月,只是现下,他并未说破。

他更知晓此事并非张溪云刻意要隐瞒于他,只是太过惊世骇俗了,甚至就连辛伍,若非是知晓他大限将至,恐怕亦不会向他说出此事。

“能沟通岁月,或许此物本便与诉命一脉有关,才会与你有缘......”

张溪云闻言却是一怔,他从未仔细想过,如今听南老随口一言,却才想起了,同样牵涉岁月轮回,莫非三生石真与诉命一脉有关!

而此时的天上,争斗愈发激烈,臣子安终于也插手其中了!

臣子安持杀阵袭来,誓要引姬宫湦入阵,攻伐之势不休,这亦是辛伍要将三生石借来的缘故,他要抢在臣子安引帝血入阵前,夺下帝血,唤起姬宫湦的记忆。

此刻整座城池轰鸣不断,连城墙亦在不断炸碎,若非有南若安护持众人,此刻城内或许更是尸横遍野!

便是城外亦有了不小动静,张天易与离殃神色凝重,身后是众数龙庭大军,皆是心中惊颤。

“我滴个乖乖.....”辰琛像是吓得不轻,朝牧诗烟道:“这里面是什么动静,方才连天上那朵劫云都差些被震碎了......”

牧诗烟黛眉紧皱,抬手勾勒墨字,竟也受到气息的影响。

“恐怕城内是有神境之争了......”

辰琛一听,当即惊道:“什么?”

“神境大修士?”

“帝师不是定下了百年神隐,如今还有神境出手,难道无惧诸神制衡?”

牧诗烟闻言摇头了摇头,望着笼罩城池的死气,默然无言。

而幽炎正在逐渐崩碎。

城内,姬宫湦遭两人同时攻伐,力有不逮,帝炎都有些黯淡下去。

臣子安越战越惊,若非是有了辛伍出现这等变数,恐怕对付姬宫湦他便要动用圣人断指了,昔日神境大圆满绝非谋划中所想那般简单。

实则此刻的三人均非是真正的绝巅战力,否则便是死气与幽炎笼罩城池,亦早早便在神境威势下崩碎了。

姬宫湦沦为了烽火奴仆,纵然还有一丝神智,但终归已难现昔日威势。

而辛伍更只是执掌了往日力量的一缕残魂,恐怕甚至未能重现巅峰时自身一半的威势。

至于臣子安,早便是该死之人,却借着杀阵苟延残喘,身魂皆已入土,此刻犹若活死人一般,自也无昔日神境威势。

这亦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辛伍揽手,递出了九龙神火罩!

吞噬帝炎,吐出三昧真火!

瞬间,天地骤然一亮,却俱是火光,整片在死气与幽炎下黯淡的天空仿佛被烧红一般,大火连天。

臣子安知晓九龙神火罩的威力,亦知此刻的姬宫湦必然无法在三昧真火下安然无恙,顿时冲向前去,以阵杵开路,轰散神火,欲以阵杵摄帝血!

辛伍眼神一转,望见此幕,翻掌间勾动一抹神芒。

神芒之内,正是三生石!

神息流转,注入了三生石之中,顿时间三生石高悬,黑白二色流转,光华刺目。

臣子安亦是一顿,神色骤变,知晓辛伍必然动用了另一种手段,但为了取得帝血,他无瑕顾及别的,咬牙再冲朝前去。

辛伍身后异相浮沉,三生石牵动异相,一束光华冲过了三昧真火,照向了姬宫湦。

异相亦在瞬间降临,镇压姬宫湦!

辛伍亦是发出大喝。

“追溯本源,三生停转!”

霎那间,光华淹没一切。

姬宫湦的眸子诡异地亮了起来,其内没有了焚烧不熄的帝炎,亦不存深邃。

只有被烽火焚尽的记忆重现。

他喉咙动了动,像是真正活过来了一般。

一切仿佛回到了史书上被记载为“幽王祭”的那一年。(未完待续。)

和平区劝业场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怎么样
长春银屑病医院那里好
深圳哪的妇科医院正规
聊城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