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邪神旌旗 第七十五章_1

2019-10-18 21:24: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神旌旗 第七十五章

斧风呼啸,大盾如山。

头发已经微微有些花白的中年人动作准确清晰,一招一式都展现出千锤百炼之后那令人赞叹的精准,简直足以作为教科书,让年轻的冒险者们学习。

他就像是一只老年的巨龙,虽然年纪大了,可一点都没有变弱,反而随着岁月积累了更多的智慧和力量。

他的速度不快,每一步都稳扎稳打,就像是一棵参天大树,深深植根于大地,任凭风吹雨打也毫不动摇。人们来到树下,只能看到巨大的树干冲天而起,抬头仰望,翠绿的树冠犹如一片云彩,仿佛可以支撑苍天。

“尼古拉斯的武技深得一个‘稳’字!”莱昂赞道,“不愧是被称之为‘可靠的尼古拉斯’的前辈高手!据说他成为冒险者已经有二十年,虽然经历过不少失败和挫折,可他的冒险队却从来没有在战斗中减员过。但凡是有队友死去,无不是战斗之外的种种原因。”

隋雄吃了一惊,仔细看去,只见那中年人神完气足,整个人的精气神就像是被一把大锁锁住,哪怕在激战之中也没有半点外泄。以这样的姿态战斗,恐怕就算打上一天一夜也不会疲倦。

“这人一定很擅长耐力战。”他忍不住说。

“是的,据说尼古拉斯最多的时候曾经连续战斗一星期,中间只有极少的时间可以休息。”莱昂说,“那是当初千泉之国抵御蓝月亮王国入侵的战争。他参加了千泉之国那一方,帮忙守卫一个小城市,前后抵挡了蓝月亮王国接近三个月的进攻。尤其是到了最后一段时间,蓝月亮王国的攻势越发猛烈,几乎就是靠着他在城墙上到处奔跑。一处处支援战斗、鼓舞士气,才算是支撑下来。”

“嚯!这可真是厉害!”隋雄赞叹了一下,又问。“那他有没有得到什么特别的奖励?”

“事后统治那片领地的伯爵召见了他,询问他有没有兴趣成为自己的部下。伯爵当时表示。可以跳过‘准骑士’和‘骑士’这两个阶级,直接授予他男爵的爵位,甚至于直接授予封地。”

“……一般的冒险者如果效忠某个领主的话,都是从‘准骑士’或者‘骑士’开始,对吧?”

莱昂摇头:“只有著名的冒险者才能有这个待遇,一般的冒险者可不行。毕竟就算是‘准骑士’,好歹也是贵族身份啊。”

隋雄微微点头,对于这个尼古拉斯的本事更多了几分期待。

相对于尼古拉斯。他的对手就有些悲剧了。那是一个擅长防护和控制的魔法师,各种增强自己的法术和削弱敌人的法术接连不断,将整个赛场俨然变成了巨大的陷阱。按说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一条巨龙,如果不能解除他魔法的话,也要寸步难行。但尼古拉斯却不慌不忙,一点一点地和他拉近距离。

这位著名的冒险队长并非不受法术影响,可他总是能够很快从不利的状态中挣脱,就像一只行动缓慢却十分坚韧的巨兽,任凭对方的法术如何巧妙reads();。也不能真正束缚得了他。

另外一边的擂台上,情况却和这边截然相反。

两位参赛选手的速度都极快,简直犹如两团旋风一般。台下的观众只要实力稍稍差一些,就甚至连他们的动作都看不清。唯有依靠隋雄化身的解说员的台词,才能略略明白双方真正厉害在哪里。

“天啊!夜雨选手刚才一瞬间竟然连续刺出了六剑!一般人一瞬间连刺两剑就算是不错的战技,能做到三连刺的就是高手了,可他竟然能够六连刺!这是何等神速的剑法啊!如果在他面前的人稍稍弱一点,反应稍稍慢一点,身上就是几个血洞,直接抬下去抢救了啊!”

“布莱克选手竟然还没有拔刀!他竟然还没有拔刀!简直无法想象!面对夜雨选手这样最顶尖的刺客,他竟然一直到现在都没拔刀。只是单纯用闪躲的方式来抵挡……天啊!他又躲过去了!刚才夜雨选手那一剑完全没有半点预兆,刺出的角度更是刁钻到极点。他竟然还是能躲过去!”

“大家快看!夜雨选手竟然在背对对手的情况下出剑了!他身体一仰,直接刺出了这一剑——因为被他的身体遮住。布莱克选手根本不可能看到这一剑!他能够躲过去吗?能够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样神出鬼没的一剑,他竟然还是能够躲过去!”

“在格斗高手里面,流传着一句谚语‘单纯防守是不能持久的,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可今天,布莱克选手就是在挑战这句谚语啊!已经超过十分钟了!他已经全靠躲避的方法坚持了超过十分钟!甚至他的右手还一直按在那把没出鞘的长刀刀柄上!我们都能够想象,当他拔刀的那一刻,将会有多么惊人的威力啊!”

“夜雨选手又一次发动了猛攻,他的剑真是太快了!他的步伐比剑更快!和他较量的话,也许大多数人的剑都没他的脚步快!”

“这一次,布莱克选手还能躲过他的攻击吗?还能吗?”

“天啊!布莱克选手拔刀了!他拔刀了!”

在解说员声嘶力竭的大吼中,一道璀璨的刀光在擂台上亮起,就像是一道闪电划破长空。

大约过了一瞬间,只有绝顶高手才能够感觉到的一瞬间,一声爆响才接踵而来,那是长刀撕裂空气的声音。因为刀的速度太快了,所以竟然产生了爆炸一般的响声。

一直在猛攻不止的夜雨骤然停下,慢慢抬起头,看向对手的脸。

那张有着不少伤痕,一看就知道身经百战的脸上,稍稍有几分疲倦之色,但依旧沉静。

他苦笑了一声,整个人从左腰到右肩,喷出了大量的鲜血。如果不是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天而降罩住他的身体,只怕下一瞬间就要直接分成两段。

“一刀致命!布莱克选手取得了胜利!他只用了一刀!”解说员跳着脚大吼着,状似疯癫,而看台上的观众们在目瞪口呆之后,也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

“千泉拔刀术,果然名不虚传!”看台上,乔修对潘说,“按照赛程,在正赛第二轮,你的对手就是这个布莱克了,有把握吗?”

潘摇摇头,金色的马尾流畅地摇摆起来:“怎么可能有把握!这人的强,在我这辈子见过的高手里面也是数得上号的reads();。就算我还是当初的状态,对上他也只有一半一半的胜算吧。”

“那你现在岂不是稳输?”乔修有些担忧地问。

潘笑了:“到了我和他的这个境界,彼此间的输赢已经更多取决于临场发挥。除非是中了暗算,否则两个我们这种层次的人物比武,谁也不敢说能够有稳赢的机会。”

“呃……你说得也太玄乎了吧……”乔修扬了扬眉毛,帅气的脸上很有几分不相信的神色。

“等你也踏入这个境界就知道了。”潘并没有争辩,只是微笑着说,“从高阶巅峰到濒临传奇,中间差的就是这一步。你可要加油,早点踏出这一步才行!”

明明对方的身高只比他的胸口高一些,甚至还及不到他的脖子,但彼此实力间压倒性的差距,却让乔修实在没办法反驳对方的话。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嘟囔:“该怎么才能跨出这一步呢?”

“战斗,危险的战斗,在生和死的边界上,就比较容易跨出这一步了。”潘淡淡地说出了她还叫奥薇拉时候的事情,“当初我是在帝国南征的战斗中,和雄鹰骑士们殊死搏斗时,跨出的这一步。”

她皱起眉头,姣好的脸上露出了几许激昂和怀念之色:“那场战斗之后,我在床上躺了差不多两个月,又用了半年的时间恢复,才避免了落下残疾。可也真是靠着那场战斗的激励,我才终于踏入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本以为只要按部就班地修炼,等实力再次达到瓶颈的时候,就可以再次投身于南征军,在血与火之中寻求踏入传奇境界的契机,结果……哈哈,命运真是奇妙啊!”

她下意识地伸手按着左胸,那是当初被一鱼叉刺死的致命伤所在

虽然这个身体其实并非她当初被杀时候的身体,身上也根本没有那一处伤痕,但当她回忆起当初那场战斗的时候,依然会觉得心口隐隐作痛。

“或许……等我能够从被杀死的阴影中走出来的时候,就是我踏入传奇境界的那一天!”已经从祭司转职成教师的少女没有把这话说出来,心底却升起了一丝明悟。

乔修沉默了一下,拍拍她的肩膀:“不要想那么多了,反正你也揍过我,出过气了吧。如果不满意的话,再给你揍一回如何?或者我把鱼叉借你,你也给我插个透心凉?”

潘笑着摇头,拒绝了这个建议。

就在这时,相对比较沉闷的那边赛场上,“可靠的尼古拉斯”已经将对手逼到了擂台边缘,再也无处可退。

虽然说对手身为高阶法师,完全能够用飞行术凌空而起。但面对尼古拉斯这样的对手,并不特别擅长飞行的他根本没把握能够安全地起飞。

何况,就算飞起来又有什么用呢?看看尼古拉斯腰间挂着的那六把小斧头,分明就是用来投掷的。面对一个在这样的战斗中随身携带飞斧的高阶战士,仓促起飞简直就是等于在身上贴个标签,欢迎别人来打活靶子!

最终,那位法师叹了口气,在尼古拉斯发动致命一击之前,选择了认输。

“走吧。”乔修轻轻拍拍潘的肩膀,“今天早上最值得看的比赛已经结束了,我请你去喝酒!”(未完待续。)

东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泸州癫痫病医院费用
宣城治疗阳痿方法
东莞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泸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